您的位置: 淮北信息港 > 金融

广西弑童嫌犯家属否认其负债 作案动机仍是谜

发布时间:2019-07-18 04:00:47

村民平时很少见到吴业昌,因为他很少帮母亲干农活,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里玩电脑。从去年开始,吴业昌就感觉身体变差了,之前曾去广东的医院看过多次。今年7月,吴业昌还因胃病到诊所看医生 工作压力很大,还经常熬夜,人受不了。

9月21日上午,吴业昌起床比以往迟很多,吃过早饭后,他骑摩托车到二三十公里外的农具铺买了一把柴刀

广西平南县残杀儿童案过去多日,凶案现场的血迹也已冲洗干净,但此事仍是这个不大的县城里人们讨论的焦点。

9月21日下午,平南人吴业昌闯入县城一家午托所,用柴刀将十多名儿童砍伤,造成 死1 伤。吴当场被擒。

早报记者调查发现,嫌犯吴业昌今年25岁,近年来遭遇工作、结婚、健康等多重危机,其性格本就孤僻,重压之下或致其心理崩溃,终厌世。

但厌世如何转化为了屠杀儿童的凶残?警方表示,吴业昌供认称,自己不开心,所以也要令别人不开心。

然而,吴业昌的家属对此不能认同,而同村的村民们也不相信这个说话从不大声、从不打架的内向年轻人,会无缘由地暴戾到如此程度。

也许只有吴业昌本人,才能够说明其中的转变原因。他如今已被警方刑拘,外人无从得见。

昨天,早报记者到平南县公安局、县委宣传部了解案情进展,但对方均拒绝披露进一步的信息,致许多问题仍是谜团。

宅在家里玩电脑

清水塘队是甘莲村的一个自然村,沿着一条泥路走上约2公里,途经一片庄稼后,便可以看到这个只有200多户人家的小村子。吴业昌家就在这个村子里。

在行凶前,吴业昌已在家里呆了两个多月。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工作,他被家人从广东叫回来,说要给他介绍女朋友。

吴业昌的家是一座多间房子围成的封闭院落,有点像一个简单的四合院。这样的屋子在当地可以算中等水平,村民们对吴家经济条件的评价也是 还可以 。

村民说,平时很少能见到吴业昌,他很少帮母亲去干农活,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里玩电脑。偶尔出来碰到村民,也只是打一个招呼。

实际上,在人们眼里,吴业昌的性格一向就比较内向,有村民甚至用 孤僻 来形容吴业昌,称其从小说话声音就小,很少和人一起玩。

吴业昌母亲对他性格的描述也是: 不会发脾气,不怎么出声 。二姐吴坤灵说,弟弟性格很内向,外面结交的朋友也不多。

综合家属、村民、甘莲小学老师的描述,吴业昌在甘莲村小学读完书后,在平南县将军中学读了初中,随后又到梧州读了一所中专学校,学习的是空调之类技术,此后便到广东去打工。

村民说,很难找到与吴业昌相熟的朋友,因为吴业昌此后在外读书打工,大家就 各走各的路 。

吴业昌母亲注意到,事发前吴业昌已有多日精神不佳,身体状况也不太好, 眼神发呆,精神不正常 。

17日,即事发前四天,吴业昌送米到爷爷吴有祥家。吴有祥说,吴业昌一向比较孝顺他,每次回家都会给他送菜送米,有时候还给些钱,问问老人家生活、身体情况。

但这一次,吴有祥注意到吴业昌 没以前精神、开朗,没怎么说话,放下米,也没聊一下就走了 。吴有祥问孙子怎么了,吴业昌没说话, 叹了一口气 。

21日早上,吴业昌起床比以往迟很多,以至于母亲叫了他几遍吃早饭。母亲还让他为家里的电瓶车轮胎充气,但他并没有去做。在亲人们看来,这不像平素比较听话的吴业昌。

二三十公里外买柴刀

母亲说,吴业昌大概9时骑着摩托车离开家。随后他出现在平南县的仙芦市场钟女士的农具铺前,这里距他家里约有20- 0公里远。

钟女士回忆说,上午10-11时有一个20多岁的 年轻仔 来买走一把带柄柴刀。 年轻仔 是骑着摩托车来的,买柴刀整个过程前后不过一分多钟, 年轻仔 只说了两句话。

年轻仔 问钟女士带柄的 柴刀多少钱 ,钟女士回答说20元; 年轻仔 又问 有没有得少 ,钟女士说没有, 年轻仔 便掏钱了。

钟女士说, 别人买东西都要抬头对视 ,但这个 年轻仔 却一直低着头。但她也注意到了 年轻仔 是瘦瘦高高的。

钟女士看到 年轻仔 把柴刀放在摩托车上后,就骑着离开了。

直到事发后,警方叫钟女士去辨认凶手是否就是在她铺子购买的柴刀,她才知道 年轻仔 就是吴业昌。

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

红苹果午托所距离仙芦市场只有 公里左右。从时间上来推算,骑着摩托车的吴业昌并非直奔午托所,而是游荡一段时间后,才到了这里。

且这个午托所的位置比较偏僻、隐蔽,从平南县主要交通要道平南大桥开始,要在巷子里拐好几个弯,才能到达红苹果午托所。

早报记者询问红苹果午托所现场附近多位居民,但均未注意到吴业昌。此时,骑着摩托车、携带柴刀的吴业昌,从外表来看,还只是一个普通路人而已,直到红苹果午托所里跑出多名流血的儿童。

红苹果午托所 是栋4层小楼,一共接纳了40多名学生,一楼是学生活动和用午餐的地方,二楼和三楼是学生们午休的地方。

在与红苹果午托所同一排楼房住着的冠英小学的学生小曾,正准备下楼去学校。听到哭喊声,又看到流血儿童后,就往红苹果午托所跑去。

但还没到门口,就听到有人喊, 杀人了 。小曾吓得赶紧跑回冠英小学里去。还有其他路过学生跑回学校后,关上门,并用桌子顶牢。

此时,骑着电瓶车送三个孙子来冠英小学的周家才也路过了红苹果午托,他先看到一个流血儿童朝他的方向跑来,接着又看到红苹果午托合伙人吴老三的老婆跑出来,喊到 凶手上楼了 。

周家才这下意识到发生了凶杀案。他让三个孙子下车跑去学校,自己则找了一根竹竿,冲进红苹果午托所,并终和吴老二(午托所合伙人)一起将凶手制服。对于凶手的样子,周家才事后回忆称, 当时火大得很,只想弄住他 。控制住凶手后,周家才才注意到这是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

整个搏斗过程中,周家才不记得凶手曾说过话,只是将其绑住并拖着下楼的时候,才听到他乱叫。他猜测可能是倒拖着凶手下楼时,凶手被磕碰到头所以喊叫。

附近居住的居民黎英看到了凶手的一面,其时正被三个民警拖出来上警车。但她没有看到吴业昌的脸, 哪里敢看啊 。

今年至少相亲三次

平南官方曾通报称,吴业昌交代,今年7月前,他在广东打工不顺,返回平南家中后,心情不好产生厌世情绪。

吴业昌产生厌世情绪,或许因为此时的他正遭遇着人生的三重危机:工作不顺、结婚迫切、身体不适。

因为不满意东莞某粮油厂的工作,年初吴业昌辞了职,但之后就未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四五月间,吴业昌一直呆在家里,同时去学了开车。

6月底时,因为同村村民吴海初的介绍,他又和几个村民一起去了河源,在一家石灰厂工作。但这份工作只维持了二十多天,他们一帮人就被老板解雇。吴海初说,老板觉得他们工作组生产出的石灰不符合要求。

此后,一行人返回平南家乡,只有吴业昌表示要去东莞找大姐。但吴业昌在东莞迟迟没有找到工作,7月又回到家里, 他找不好工作,在那里心烦,家里要给他介绍女朋友,就叫他回来。 吴业昌的二姐吴坤灵说。

根据吴业昌家属、村民的说法,吴业昌已经谈过多次女朋友,今年就至少有三次相亲。

这些相亲似乎终都不了了之。吴坤灵说,吴业昌个头比较高,有1.8 米,因此女朋友当然也要高点,以便 和他差不多配合 。

这也导致吴业昌不太好找女朋友, 低一点的嫌低,高一点的相貌不好他不喜欢。有一个高一点、相貌也好,他又嫌她小学毕业,没有文化。

吴业昌今年25岁,这在农村已经是一个比较着急结婚的年龄,当地人多在20刚出头就会结婚。

吴业昌父亲说, 女朋友的事,作为父母,这个年纪一般都要催一下。

除了工作和结婚的不顺利外,吴业昌的身体近两年来也遭遇了疾病的折磨。吴业昌大姐说,至少从去年开始,吴业昌就感觉身体变差了,之前曾去广东的医院看过多次。

大姐没有看到过吴业昌的病历,但听他本人说似乎是肠胃类的疾病。而今年似乎更厉害了些,以至于吴业昌晚上睡眠都不好。大姐夫说,可能导致吴业昌多多少少有些神经衰弱。

据报道,今年7月,吴业昌还因胃病曾到甘莲村上的 唐家诊所 看过医生。医生曾问他怎么这么瘦。吴业昌说,刚从广东打工回来,工作压力很大,还经常熬夜,人受不了。

轻生缘何变成滥杀无辜?

对于吴业昌的作案动机,平南县官方曾通报称,吴业昌交代,因打工不顺,心情不好产生厌世情绪。案发当天曾产生轻生念头,想开摩托车自杀,后想自己死无意思,生前自己不开心,也要一帮人不开心,便萌发要采取过激手段干一件大事的念头。

吴业昌买了一把柴刀,并在街上开摩托车乱窜,于9月21日14时许途经红苹果午托所,看见一群刚想出门回学校的儿童,遂入屋,见人就砍,导致 名儿童死亡,1 名儿童被砍伤。

平南县公安局副局长林华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吴业昌从广东回来想到自己没有工作,又没有朋友,觉得不开心,活着没意思, 所以他想搞一个刺激的,想搞一个刺激的动作 。

在多重压力下,吴业昌厌世轻生的想法顺理成章,但如何演化为杀人,官方的简单解释仍令人费解。

对警方公布的吴业昌交代的 生前自己不开心,也要一帮人不开心 ,吴业昌的家属表示根本无法认同。吴业昌的大姐夫认为,这大概是比较简单的审讯结果。

此前有说法称,吴业昌债务缠身,但这被其家属否认。吴业昌大姐夫表示,从未听说吴业昌有债务,而家里也没有外债。

而同村村民听到这个消息时,几乎都是同样的想法:不敢相信。

吴业昌在事发当日突然戾气爆发,是否当日曾受到什么刺激?早报记者试图追寻还原吴业昌当日的活动轨迹,但除了离家、买刀、行凶三个节点,其余环节尚无法发掘出更多的信息。

而平南官方在发布对吴业昌的初步审讯结果和对其采取刑拘措施后,也再没披露任何信息,导致许多问题仍旧成谜。

儿童健脾胃的药排行榜
小儿不吃饭怎么办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