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河南宝丰国土官员被举报非法采矿分账显示官

2018-11-06 10:26:07

河南宝丰国土官员被举报非法采矿 分账显示官员牟利

宝丰县甘石崖铝土矿区,沟壑纵横,难见草木。京华时报王莉霞摄

宝丰县在矿区设置办公室,以管理为名,对行经运矿车按载货量收费。

河南宝丰国土官员被举报非法采矿

河南省国土厅已将案件移交警方

今年3月13日,河南籍商人谢二宽举报河南宝丰县铝土矿盗挖一事终于有了进展:河南省国土厅定性为非法开采,并立案调查。

在该处非法开采的公司为平顶山市鹏翔工贸有限公司,是家注册资本仅为50万元的私人企业。谢二宽称,根据相关证据显示,盗挖的幕后老板实为宝丰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尚宏鑫及审后科科长张少军,二人为连襟关系。同时,其家族内亦有多名亲属参与经营牟利。

据京华时报调查,该处铝土矿被开采7年,从未办理过安全生产许可证等多证,自2011年6月后更甚,矿区施工合同过期,陈清国证照全无在此开采4年多。

□举报

矿山老板无证开采4年

尽管多次被公开举报,宝丰县大营镇观音堂林站盗挖仍很猖獗。

宝丰县境内铝土矿资源丰富,目前已查明储量8300多万吨。位于该县西部的大营镇铝土矿尤为丰富,以氧化铝含量高、可开采储量大、覆盖层薄及开采成本低着称。

大营镇铝土矿资源丰富,也成为了“黑矿主”们青睐的“肥肉”,因多为破坏性开采,多年来一直被周边村民举报,但终不了了之。

去年10月初,在外地经商多年的谢二宽回到河南老家,从朋友处得知大营镇观音堂林站盗采现象严重后,开始公开实名举报,并租房居住在离采矿地不到50米的地方,调查近3个月。

谢二宽告诉京华时报,大营镇的采矿老板为陈清国,其所在的公司平顶山市鹏翔工贸有限公司(下称鹏翔工贸)承包了该镇多处山头开采铝土矿。谢二宽所举报的被盗采的矿山位于该镇观音堂林站甘石崖,该矿区自2008年施工,手续并不齐全,只有采矿许可证,其他如安全生产许可证等多证都未办理。2011年6月后,矿区施工合同过期,陈清国采矿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双证全无在此开采4年多。“现在挖了大大小小近10个坑,面积约2平方公里,太疯狂了。”

陈清国是宝丰县有名的采矿大老板。宝丰县工商局登记信息显示,陈清国的鹏翔工贸成立于2001年底,注册资本50万元,其中陈清国出资40万元,另一股东陈俊峰出资10万元。该公司经营范围为批发零售钢材、建材及五金等产品,与采矿活动有关的仅有铝矾土购销和土石方施工。

当地多名熟悉陈的人士称,陈清国真正成为矿老板始自2004年。国土资源部站一篇题为“平顶山探矿权首拍落槌”的报道称:2004年6月11日,河南省宝丰县一宗铝土矿普查探矿权,经过6家单位60轮的激烈竞买,终由平顶山市鹏翔工贸有限公司以151万元出价竞得,超出底价30倍。中标的鹏翔工贸,正是陈国清任企业法人代表的公司。该报道称,拍卖的宝丰县甘石崖铝土矿,位于观音堂乡宋沟村南坡(后更名为大营镇观音堂林站),面积约3.57平方公里。

经探矿后,2004年底甘石崖矿区开始施工采矿,采矿方亦为陈清国所在的鹏翔工贸。平顶山市国土局一官员称,探明矿产储量后,获有探矿权的单位可优先办理采矿许可证。

到2008年,河南省整顿规范中小型矿区,陈清国所经营的甘石崖矿区转由中铝矿业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管理(下称中铝郑州公司)。据京华时报调查,获得采矿权的中铝郑州公司并未在此采矿,而是将矿区分包给陈清国继续开采。

京华时报掌握的中铝郑州公司与鹏翔工贸签订的《矿区施工合同书》显示,甘石崖矿施工日期为2008年4月,工程时间为10年,双方约定铝矿石施工费价格为每吨103元,即中铝郑州公司将以每吨103元的价格回购陈所开采出来的铝土矿。

2010年,中铝郑州公司改制为中铝矿业有限公司中州分公司(下称中铝中州公司),观音堂林站甘石崖矿区改由中铝中州公司的下属单位平顶山矿管理,该矿与陈清国重新签订《矿山施工合同书》,合同有效期至2011年6月30日。合同到期后,双方未再续约。

但此后至今,陈清国仍在此采矿。

尽管谢二宽多次公开实名举报,但陈清国并未停止盗采,“他对我说,告到那儿都能摆平,后台很硬。”谢二宽称,即使河南省国土厅认定属非法盗采,但市县两级国土部门仍不认可,坚持认定甘石崖采矿有采矿证。“陈清国在当地确实有后台,县国土资源局几个领导跟他是一伙的,能不为他保驾护航?”

□勾连

分账记录显示官员牟利

在谢二宽看来,能出现如此局面,是因为陈清国只是矿区表面上的经营者。他称,多份证据显示,2011年后的无证开采期,该矿区真正的老板为宝丰县国土局副局长尚宏鑫和审后科科长张少军,二人为连襟关系。此外,其家族亦有多人参与经营牟利。

京华时报掌握的一份矿区经营权转让委托书显示,2014年7月1日,陈清国与大营镇大营清真寺议定:甲方(陈清国)将观音堂宋沟村甘石崖矿区经营权委托给乙方(大营清真寺),甲方的矿产资源及机械设备归乙方,委托时限一年。

这份委托书未注明转让金额,甚至受让乙方都没显示确切的人名。据知情者透露,该协议由陈清国与大营清真寺负责人马秀兰签订。马是尚宏鑫和张少军两人的岳母。

甘石崖多名矿工称,多数在矿区务工的人都不清楚谁是“真正的老板”,只有少数干活时间长的人才知道一些内情。“这些官员老板都很谨慎,基本上没在矿区出现过。”

当地老板佟志(化名)曾与陈清国有过短暂合伙经历。他称,甘石崖矿的幕后老板确为张少军等人,除两人岳母马秀兰,还有其他亲戚参与经营。

佟志说,陈清国等人的矿石采出后,并不是时间销售给铝厂,而是转手卖给几个私人老板,一般要倒手两三次后才卖给铝厂。其间每次倒手,每吨矿都会提价10到15元,“这些老板多数跟尚宏鑫和张少军的关系不一般。”佟志说,陈的矿次一般卖给一个叫杨六的人,“杨六是在甘石崖收购铝土矿的大老板,他跟尚宏鑫和张少军也是连襟关系。”

“他们交易很谨慎,都是现金交易,从不走银行账户,基本上是一个多月结次账。”佟志向京华时报提供了一份做账记录,该记录仅为小半张白纸,上面写有“证明,李俊岭坑,张少军收(元),开支(元),余额(元),证明人陈本善”的字样。佟志称,这张纸记录的是2012年10月中旬的一次分账,当时采矿处为东采区李俊岭坑,证明上显示张少军收取500多万元现金,由会计陈本善所写。

“仅张少军一人一个多月就可以分500多万元,还不包括其他几个老板分成。”对此,佟志算了一笔账,自2011年6月采矿许可证过期以来,甘石崖矿区已至少被挖了100万吨铝土矿,按每吨100元算,就有近一亿元收入。

佟志还称,2012年左右,张少军等人就已与陈清国私交甚好,除了甘石崖矿,两人的经济往来还涉及另一矿区。双方的另一份合作证明显示,2012年5月6日,陈清国将三门峡市湖滨区高庙乡矿委托给张少军等人经营。

□处置

国土部门欲“赠矿”停息举报

3月12日,京华时报前往观音堂林站甘石崖矿探访,矿区位于宝丰县与鲁山县交界处的东西两大山头,两山头被分别称为东采区和西采区,大部分位于宝丰县境内,采矿权多属中铝中州公司。

甘石崖矿区一名司机称,根据矿石品位高低,收购价格每吨平均100多元到200多元不等。中等品位的铝土矿,目前市场收购价格为160到180元每吨,2012年可卖到400多元一吨。

“我的大卡车一车可以拉近60吨”,司机说,拉矿时间段在傍晚到凌晨,矿石大多拉往30多公里外的地方。每趟能赚运费800多元,每次基本上跑两趟,每周两次。“每次卖矿石都是20多辆车拉40多运次,一次可卖近3000吨。”

该司机还表示,采矿,特别是运矿时,工头们都十分谨慎,“上山的重点路口都有放哨的,一有可疑车辆进山,就立即用互相通知,开采工地就立即停工,矿工们和车辆都很快撤离。”

多名矿工表示,六七年来该矿区都是24小时不停工,“去年年底举报被查才停了大半个月,春节就又开工了,但只在晚上开工”。矿工们也表示,虽然甘石崖铝土矿丰富,但如此采挖五六年后将会被挖空。

甘石崖矿区约有十户居民,露天采矿对他们的生活影响很大。“早在八九年前就开始开采了,2011年后更是严重,尽管我们常举报,但没见停工,就昨晚还卖了40多车。”

在甘石崖东采区下山必经处有一个活动板房,据村民介绍,该处为宝丰县政府设立的“冶金计量站”,“不管是正规采矿还是私采偷挖,矿石运下山,必须到冶金站交钱。”

当天,该冶金站内有3名值班人员,他们称,在甘石崖地区挖矿就必须经过此处缴纳“税费”,“20元一吨,一车60吨收1250元,县政府规定的,其他县也是这么收费的。”

关于冶金计量站,宝丰县政府办公室多名工作人员称不清楚。平顶山市国土局执法队队长谢国生称,自己在国土资源系统,并不清楚相关情况,“有些部门就是灰色存在的,讲不清楚。”

在举报近两个月后,去年11月底,谢二宽说,谢国生曾打给他,“说是受宝丰县国土局局长张新义和尚宏鑫的委托,要把一块矿给我,想办法把矿区转到我名下,让我自己当老板,前提是不要再举报了。”谢二宽称自己当场拒绝。

谢国生承认曾打给举报人表示“赠矿山”,称是受宝丰县国土局长张新义和陈清国的委托,“是让不再举报,以免把事闹大。”谢未提及尚宏鑫是否涉及此事。

□拉锯

市县调查仅询问当事人一次

自去年9月起,谢二宽多次向县市两级国土局及安监部门、中铝中州公司举报,但均无进展。

去年10月25日,在一份递交给宝丰县安监局的汇报文件中,中铝中州公司平顶山矿称于2008年2月取得采矿许可证,但承认矿山基建批复手续已过期,尚不具备安全生产施工条件。公司与陈清国的施工合同过期,已向甘石崖矿下达停工文件,还承认“矿区边界有越界采矿情况”。

对于中铝中州公司只认定存在“越界采矿”,谢二宽又继续多次向县市两级国土局及安监部门举报,“这些单位到矿区共执法过10多次,但一次都没有抓到现场,每次都是执法队来之前停工,他们刚走又接着干。”去年11月11日,平顶山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向宝丰县政府及市国土资源局发函,表示:初步查明,群众举报宝丰县观音堂林站境内有人无证开采铝土资源的情况,基本属实。

但平顶山市和宝丰县两级国土部门对无证采矿的调查结论并不认可,坚称有采矿证,仅无安全生产许可证,应由安监部门处理。去年11月20日,宝丰县国土资源局在回复谢二宽等人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中表示:陈清国获得了中铝中州公司的委托开采权,有采矿许可证,不能定性为非法采矿行为。

同年12月16日,平顶山市国土局的信访回复意见也称,对于采矿许可证认定结果与县国土局基本一致。

对于针对尚宏鑫和张少军的举报,平顶山市国土局得出如下结论:11月6日,调查组在宝丰县宾馆通过对张少军本人及对矿山开采人陈清国询问,双方都否认张少军参与该矿山有关的经营活动。调查组也在宝丰县宾馆对尚宏鑫进行了询问。尚宏鑫是张少军妹夫,属正常亲戚关系,不存在放纵、支持和庇护张少军参与经营铝土矿经营活动。

谢二宽随后开始向河南省国土厅举报。去年12月中旬,国土厅工作人员两次前往甘石崖矿区执法,现场发现盗采情况,当场扣押6人,以及运输车和挖掘机等7辆。

1月28日,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将谢二宽所举报的甘石崖矿区盗采情况,定性为“非法私挖滥采”。

此后的3月26日,平顶山市国土局方发布通知,称甘石崖矿区确为无采矿许可证及安全生产许可证施工,属于“违法开采”。

□进展

河南国土厅称案件已移送警方

3月16日,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中铝中州公司纪检部门一名段姓部长先是称甘石崖矿区“没有资源丢失”现象,继而又表示“确有越界采矿”情况。

3月18日,平顶山市国土局执法队队长谢国生称,目前,省国土厅确已将谢二宽举报处定性为“非法盗采”,将“严厉查处”。“之前一直认定为合法,主要因陈清国和中铝平顶山矿不配合调查,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资料。”

平顶山市国土资源局监察室宋姓主任表示,目前对尚宏鑫和张少军的调查,除去年11月7日宾馆内问话外无任何进展,也暂未做其他调查。调查结论仍为:尚宏鑫是张少军妹夫,属正常亲戚关系,不存在放纵、支持和庇护张少军参与铝土矿经营活动。

3月24日,尚宏鑫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他与陈清国在一个胡同长大。他称未参与经营甘石崖铝土矿,否认谢二宽对其所有指证。对于其连襟张少军、杨六及岳母马秀兰是否参与经营甘石崖铝土矿,尚宏鑫称“不知情”。

虽然河南省国土厅已有调查结论,但宝丰县国土局仍称,陈清国在甘石崖地区采矿有采矿许可证,“只是没办过安全生产许可证,属于安监部门的范围。”

据了解,宝丰县国土局审后科科长张少军,自2012年后常以病假为由不在单位,并于今年年初内退。

谢国生表示,非法盗采一事,宝丰县和中铝中州的水太深,他从业以来从未见过,否则调查难度不会这么大。

3月13日,河南省国土资源厅称,对谢二宽所举报的甘石崖盗采一事定性为“非法私挖盗采”,并表示“调查已基本结束,正移交公安部门处理”。国土厅纪检部门也正在调查此事。

京华时报王莉霞发自河南平顶山

原标题:河南宝丰国土官员被举报非法采矿分账显示官员牟利

稿源:中国

作者:

钽电容
长丝土工布
石头牌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