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淮北信息港 > 育儿

无上天演 第二十六章 成长级的可怕

发布时间:2019-10-13 13:44:31

无上天演 第二十六章 成长级的可怕

一路奔逃。

赵日天逃到了低矮的山头上,此地周围是一片空地,也没有大石,树木,胀气等奇形怪状的东西。

赵日天仔细感受。

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更没有闻到冲鼻的怪物。

“就是此地了。”赵日天目光一闪。

郝缘在后追,他则在前逃,这一追一逃间,几乎跃过了第七座山峰一半范围,然而即便如此,赵日天也就找到了这一处看似安全的山头。

“起码,给我的感觉是安全的。”赵日天沉吟着番,随后猛然止步,一个回身就迎上了追来的郝缘。

“小兽,准备大战了。”同时传音。

“比噶。”小兽当即也传音叫着。

唰~

赵日天提着洪雷剑,身子一闪就从原地消失了,下一秒直接就迎上了追来的郝缘,郝缘原本一直追杀,冲势是非常大的,两人距离也就相隔五六米远,谁知赵日天忽然转身了,而且以迅雷之势拔剑杀来。

仅仅一霎。

那把洪雷剑便由上及下的劈砍,剑气纵横间,有着一道可怕的剑芒浮现。

郝缘被夺舍了,不代表他没有了之前的反应力,毕竟是护体境武者,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只见他单臂一横,那把本命神剑也被他横在头顶,光芒大盛。

砰~

一声炸响。

郝缘被劈的震退一步,眼中黑气滚滚而动,看得出这一剑给了他足够的威胁,他眼中的黑气,顿时变成了无尽煞气。

“死。”嘴里发出一模糊不清的声音,就宛如一人性豹子般冲出了,他的剑,是阴柔的,是刁钻的,就宛如一若隐若现的剑,时而出现在这,时而出现在那,给了赵日天非常大的压力。

杀字剑决。

注重一个杀字,是走阴柔路线的,再加上郝缘暴怒之下,剑招不仅刁钻,力量也非常强。

“我剑诀威力比他大,可惜境界低了。”赵日天三十六种剑招精妙变化,形成防御,郝缘的出剑轨迹再刁钻,短时间内也突破不了赵日天的防御,甚至赵日天偶尔还会在他身上留下几道伤口。

虽然快速愈合。

却起码是伤到了郝缘。

即便如此。

这一幕也让无数人感觉到了震惊,六位师尊,三千弟子,还有长老会三十六名长老,此刻尽皆看着两人交战的投影。

一个个脸上都有着惊色。

“这这。。。怎么回事?郝缘身为护体一层武者,杀字剑决更是大成了,居然短时间奈何不了赵日天?还被他伤到?”瑶天双眸圆瞪,一脸震惊道。

别人不知道。

他可是知道自己徒儿战力的。

“奇怪,太奇怪了,赵日天的元力波动也就刚刚驭宝三层,所修---滴落剑决,退一万步讲,就算滴落剑诀达到入微圆满层次,也弥补不了境界上的差距啊。”纹恺宗主也看着下方,讶异道。

郝缘是护体一层。

赵日天仅仅驭宝三层,这相差了一个完整的境界,可不是剑诀能弥补的,除非他们所修剑诀层次不同。

杀字剑诀和滴落剑决。

都是普通剑诀~~

“不对,你们看。”旁边一光头中年人眼睛一瞪,此人正是洛天峰上的洛天师尊,那洛氏姐妹则正是此人座下。

“那日天小子施展的滴落剑有古怪。”

“古怪?”众人一愣,连忙将心神释放出去,紧紧锁定了下方战场,仔细感受了一番。

“还真是,滴落剑决在赵日天手上明显更强,剑招变化也更多更精妙,你们看他那出剑的轨迹,每一次出剑都有着不同的意蕴,剑气相同,意蕴却不同。”

“这不是滴落剑决。”旁边那一直沉默的青袍中年人也凝声道,此人是戌天峰上的戌天师尊,额头上有着一道红斑,犹如指印般,是当年和皓天指宗某御空强者大战时留下的。

几个师尊盯着战场看了半响,随后不约而同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流天。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流天平静道。

实际上,他是又惊又喜,惊的自然是赵日天那强大战力,才修行七个月就有如此大进步,这真是不可思议,而喜?赵日天能有如此成就,他父亲得知了一定非常激动,所以当然喜。

“是我那日天徒儿自己开辟的新剑招,威力早就超越普通剑诀了,忘了告诉你们,他不仅天赋高,在剑道天赋上更高。”流天淡淡道。

其实他也不知是何种原因。

现在有这嘚瑟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了。

“什么?自己开辟出的?”闻言,一个个都惊得说不出话了。

剑宗这么多年,弟子们一代接一代,又有几个能自己开辟出新剑招来,否则堂堂大宗三千年来,又岂会仅仅三部的星辰剑诀?

“我倒是挺好奇这赵日天和郝缘究竟谁强谁弱,我看暂时就不出手了,让他们两好好战一场?”纹恺宗主缓声道。

闻言,一个个当然没有异议。

连流天也如此。

赵日天的表现,太让他们意外~~

。。

。。。

“不行,这样缠斗下去太过分神了,对我处境不妙,得想办法尽快摆脱,或者将他杀退。”赵日天周身剑气纵横,不断抵挡着郝缘的本命神剑,同时也踏着迷踪步,在这矮小山头上身化残影不断变换着方位。

两人的速度都快到,在半空中不断变换着,剑的碰撞声则不断响起,

那强大剑芒也不断割裂虚空,在山头表面滚动着,像要将这矮小的山头给直接切割的拔地而起般。

“不行。”

摆脱?

这种情况根本就摆脱不了,连拉开距离的机会都没有~那就只能杀了,其实到现在为止,赵日天的每一剑都蕴含着剑气,都是三十六种剑招之一,比他普通一剑要强大数倍。

即便如此。

也还是伤不了郝缘。

境界差距,终究还是弥补不了~

“小兽,我接下来出强一剑,待我出剑一刹那你就出手,你速度快,接近他很简单,记住,要攻击,就攻击他的要害。”赵日天传音叮嘱,他并不认为独孤剑决---破剑式,能直接将这白袍男子给杀了。

“比噶。”袖袍中,小兽那双大眼睛中,有着一道金黄色龙影浮现。

小兽的速度?

其实和赵日天差不多,但是它体积小啊,在空气中化作模糊黑影一闪,寻常武者根本反应不过来。

。。

。。。。

轰~

赵日天手臂一震,强大剑气爆发下,将郝缘微微震退了数步,然后他后退两步,右手紧紧抓着洪雷剑,周围的剑气也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浩荡,浑厚。

其实到现在,赵日天剑招一共有三种威力。

其一普通剑招,也就是驭宝三层武者平常一剑。

其二---三十六种剑招变化,每一剑都会出现剑气,威力非常强大,而且能化成丝丝缕缕犹如水滴般割切而去,让人防不胜防。

其三---就是强一剑,独孤剑决---破剑式了,是融合了三十六种剑招变化,强大的一剑。

“刚刚以三十六种剑招攻击,根本伤不了他,那就只能用破剑式了,分散他足够的心神。”

分散心神。

然后小兽出手偷袭。

。。

。。。

哗~

洪雷剑上,剑气连连闪烁纵横,那剑身上更是有着犹如清水般的光芒,赵日天抓着洪雷剑的那方虚空,隐隐也响起了剑气碰撞般的铿锵清脆声。

“死。。死。。死。”郝缘脸上,身上的黑气越来越浓,他无意识不断重复着一个字---死

,可即便毫无意识,他此刻握着本命神剑的手也更紧了几分,他感觉到了威胁~~

唰!

某一刻。

赵日天出剑了,这一剑是点出去的,轻飘飘的往前一点,然而就是这一点,那一片空间,似乎都破成了碎片,破,势如破竹,无所不迫,这就是破剑式,一剑出,万物破!!

这是赵日天全力一剑。

也是他强一剑。

洪雷剑周围空气中剑气浩浩荡荡,以基础十三剑势---点势出现在了郝缘面前,郝缘身上黑气大盛,他感觉到了威胁,所以他也出了强一剑,杀之剑决---杀剑势,强一剑。

两部剑决。

一部主破。

一部主杀。

就这么在六脉三千弟子,以及长老师尊们一道道期待的目光下轰然碰撞了。

砰!

炸响。

剑气彼此交错,这矮小山头无数泥土四溅开,因为是强一剑的对轰,两人受到的冲击是首当其冲的,咔嚓~赵日天身上的元力铠甲一下子破碎开,同时一口热血喷出,而郝缘。。。身上的元力铠甲也破了。

胸口有着一道很深的剑痕,正快速愈合着,而实际上,郝缘这仅仅是皮肉伤,外伤,赵日天却受的是内伤。

“小兽,上”赵日天强忍着疼痛传音大喝。

而几乎同时。一道黑影嗖的窜了出去,速度太快了,如今近距离下,郝缘原本就将心神一大半放在赵日天身上,此刻根本来不及躲闪,知道将剑抽回来也来不及,只能挥臂去挡。咔嚓。一阵剧烈地疼痛传递过来,随后郝缘就感觉不到自己左手的存在了,然而即便如此,他脸上也没有丝毫痛楚之色,只是微微一愣。刚刚----似乎有黑影闪过?这条黑影居然能咬下他堂堂护体境武者的一条胳膊?咻~剑光一闪。赵日天趁着他一愣之际,洪雷剑变幻了一个方向往前狠狠一刺,噗嗤~剑尖直接刺向他心脏,然而即便此刻,郝缘反应也非常快,一个狼狈翻滚往旁边一滚,随后往前一跃就欲逃离此地。

丢了一条胳膊。

他战力将大打折扣。

吼~

一声龙吟,黄毛小兽嗖的化成黑影窜了出去,那一条虚幻的金黄色神龙又一次出现在赵日天眼中,和上一次相比,这金黄色神龙明显更虚幻了些,显然被小兽炼化得差不多了。

小兽张开了嘴。

金黄色神龙也紧随着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口咬下。

郝缘又是一次狼狈翻滚,躲过了小兽的撕咬,只是在他往旁边翻滚的一刹那,一把剑从后方嗖的刺来,一剑刺进他心脏,噗嗤没入了其中,郝缘眼睛一瞪,身上脸上的黑气快速消散,他的脸色也恢复了自然。

然而因为剑刺中要害,脸色有些苍白。

“师弟你杀的好,是师兄愚笨了,让那煞灵钻了空子,师尊,父亲,母亲,还有一个个族人。。。我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失望了,啊。”郝缘看向赵日天,脸上有着一抹不甘之色,然后就闭上眼睛死去了。直到他身死的那一刻。他才看到那咬掉他左臂黑影的样子,是一头可爱的黄毛小兽,甚至因为回光返照的原因,他还看到了小兽上方虚空中,正蜷缩着一头威风凛凛的黄金神龙~~

。。

。。。

“这些煞灵简直害人不浅。”赵日天眉头大皱。

他和这白袍男子本无冤无仇,彼此厮杀,完全是因为煞灵夺舍,无端端的,自己却杀了一名同宗师兄,就在赵日天感叹唏嘘时,空气中出现了一丝丝黑气,一边向赵日天缩拢,一边则慢慢凝聚着,这些黑气因为分散的太开,赵日天根本发现不了。

显然,这正是那道夺舍了郝缘的成长级煞灵,这等层次的煞灵,即便被剑气破开了,也仍旧能快速凝聚且进行夺舍的。

就比如此刻。

这一丝丝黑气快速在空气中钻着,在空气中汇聚,凝聚,当出现在赵日天面前,且肉眼能看见的时候,已经凝聚成一巴掌大的黑雾了,黑雾中有着一张狰狞的凶脸。

看女性北京不孕不育价格是多少
长沙较好的妇科医院的
黑龙江男科那个医院好
南京哪个医院治前列腺炎比较好
天津哪里精囊炎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