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淮北信息港 > 网络

误入丛林参加部落祭祀男子却险些成了祭品

发布时间:2019-06-18 18:15:24

童蜥的脑袋和小男孩一模一样,就算烤熟了脸色依然没变,黑色的眼睛红红的脸蛋,向着我死死的瞪着眼睛,我别说吃,就算是看都要被吓得半死了。

“几位贵客难道觉得我们的手艺不好吗?”狌狌长老的脸色沉了下来,声音带着威严,周围的狌狌立刻站立起来,尖锐的爪子像刀子一样闪着寒光。

“不,不是的。”我赶紧摆手,发现这狌狌长老并不好惹,性格更是喜怒无常,可让我吃一个小孩的脑袋,说什么我也做不到,哪怕知道他是怪物,我也吃不下去,“狌狌长老,我们还不饿。”

咕噜,刚说完,我肚子就叫了起来,早上吃了点早点,然后又是爬山又是游泳,肚子里早就没东西了,现在周围都是烤肉的香味,我肚子不抗议才怪。

狌狌长老嘿嘿一笑,嘴里的尖牙像刀子一样明亮,“你们次来,可能还不适应这怪物的长相,那给你们蜥蜴的部分吃吧,这次可不要拒绝啊。”

我点了点头,现在已经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了,是身不由己了,我看了肖强一眼,早知道就听肖强的,不来这狌狌部落了。

半截蜥蜴仍在了我们面前的石台上,少这个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了,我看了看肖强,肖强摇了摇头,狌狌长老却不耐烦的哼了一声,吓得肖强赶紧拿着石刀割了起来。

肖强横着一切,坚硬的蜥蜴皮立刻破裂开来,可让我想不到的是,这蜥蜴皮根本是个表层,里面裹着的竟然是一对人的腿,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童身蜥蜴本来就是个人吗?

我脑子都要炸了,周围的狌狌虎视眈眈,可面前却是一对人腿,这让人怎么吃,还不如饿死,我一把拿过了刘倩颖的包,打开了酱牛肉吃了起来,妈的死就死了,我就不吃看那狌狌长老能这么样。

狌狌长老明显有些愤怒,可压制这没有发作,一把拿过了小男孩的脑袋,用石刀打开天灵盖露出了白花花的脑子,就像是豆腐脑一样,随后拿着石勺吃了起来,我能清楚的看到那小男孩的脸扭曲了起来,痛苦的嗷嗷大哭,眼泪象血一样流淌下来。

我们不吃,周围的狌狌立刻抢过了那双腿,一咬就看到腿在哆嗦,像是很疼一样,这是童身蜥蜴吗?这尼玛就是在吃人啊。

我和肖强对视了一眼,肖强的脸色也有些惨白,刘倩颖早就看不下去,趴在我的两腿间全身哆嗦。

这都是怎么回事,一个怪物的里面竟然是人,而且死了还有痛觉和情绪,这是什么样的世界,我敢肯定,这不是山海经里面的。

“刘倩颖,你也吃点东西,要不然他们会逼迫你吃。”我停顿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童身蜥蜴,只能指了指,不再说话,刘倩颖脸色惨白根本没有食欲,可听到我这么说也只能硬强着吃了些东西,肖强也一样,他可不想肚子叫唤被狌狌长老找到理由。

周围像是在大吃活人,我们还要当没事一样吃饭,这气氛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只知道肚子里翻江倒海可还得拼命咽东西,都麻木了。

吃了小男孩的脑袋,狌狌长老满意的摸了摸嘴边的脑浆,然后对我们说道:“几位贵客初次到来,正好赶上我们一月一次的祭祀大典,一起来观看怎么样?”

我们根本没有反对的权利,只能耷拉着脑袋点头。

祭祀大典开始,我们终于看到了狌狌头领,那是一个中年人的面容,身上的肌肉强壮解释,腰部生长着浓密的黑毛遮挡住私处,晶亮的眼睛重重的看着我们三个,然后大声对狌狌长老说道:“你做的很好,贵客到来,请上座。”

我们被安排在三个木墩上,看着祭祀如何进行,那中年人狌狌站在高台上大声说道:“贵的黑龙神,我是狌狌部落的首领何天宇,今夜向您献祭,愿您保佑我血笙部落永世长存。”

狌狌长老大吼道:“上祭品。”

开始上的是奇怪的动物,这些我都看到过,有鸡鹿羊什么的,都是奇形怪状和外面的不一样,这些祭品都放在大槐树的一个裂开的树缝里,我有些不明白,献祭黑龙神为什么放进大槐树里。

嘎嘎,巨大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大槐树的裂缝竟然缓缓合在了一起,甚至能看到森严的尖牙,就像是巨龙的口腭,难道黑龙神真的存在?

当裂缝再次展开,那些祭品竟然全都消失了,像是真的被吞下去一样,周围的狌狌发出高亢的欢呼声,星星首领立刻大声说道:“上魂祭。”

魂祭的祭品竟然是童蜥吃剩下的白骨,几个狌狌隆重的走上去,将那白骨放进了裂口,那大槐树猛的震得一下,随后裂口急速合拢,一声孩子的哭啼和惨叫声传来,我能清楚的看到在树缝里有一个小男孩的魂魄瑟瑟发抖,那怨毒的眼神直直盯着我。

我这才知道,刚才小男孩被吃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痛苦,因为他的魂魄还在,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血肉被吃下肚子的感觉,想想一个活人同时承受脑袋被撬开吃脑浆,身体血肉被咬下咀嚼吞进肚子,还要被胃液灼烧消化,这些痛觉加注在一起会是什么感觉,这就是那小男孩刚刚经历的。

如果他在外面,我敢肯定他会变成比董婉华还要强大的厉鬼,可惜现在却再次被黑龙神吞掉了,形神俱灭。

这小男孩真的是人,因为他的灵魂没有蜥蜴的尾巴,我的背后满是冷汗,这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啊,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大的痛苦。

我看见的肖强也看见了,我能看到他的手颤抖的厉害,眼底满是懊悔和痛苦,他杀了童蜥,等于亲手杀了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是他让这孩子经历了无法想象的经历,他能不悔恨吗?

我们心情复杂的被送入一个大房间,说是房间可根本没有屋顶,就是周围用树枝挡成了一个围墙,夜深人静,我们三个都没睡,肖强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秦陵,你知道那个狌狌长老为什么要带我们回部落吗?”

“为什么?”

“因为我们就是圈养起来的祭品。”

我全身打了个哆嗦,想想刚才所见的经历,如果让我经历,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呢。

虽然恐惧可我现在对肖强的话深信不疑,整个献祭过程我看的清楚,那些怪异的鹿羊鸡根本没有出现灵魂,所以说不可能用来魂祭,只有人才行,而我们三个是狌狌部落的祭品。

“现在我们怎么办?”我看了看睡着的刘倩颖,然后小声的和肖强商量。

“见机行事吧,周围有很多狌狌看着,我们现在根本跑不了。”肖强翻了个身:“现在主要的是保持体力,睡觉吧。”

肖强不愧是特种兵出身,抗压能力就是强,很快就睡着了,我辗转反侧却睡不着,今天经历的大吃活人让我神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我怕我睡着了再醒来,就看到狌狌长老再吃我的脑子,那些狌狌正在啃食我的血肉,我不敢睡。

怀里突然一软,一个温热的身体压在了身上,刘倩颖用弯弯的眼睛看着我:“秦陵,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们三个运的那个也不过三个月了,我想给你。”

刘倩颖狠狠的亲在我的嘴上,柔软的躯体压在我胸口特别的温暖舒服,让人恋恋不舍,可是我心里只有房紫繎,怎么能做背叛她的事呢,就算是死也不行。

“刘倩颖别这样,我们一定可以逃出去的。”

嘻嘻嘻,轻笑声从刘倩颖的口中传了出来,这声音我很熟悉,竟然是房紫繎的:“房紫繎,你怎么会在刘倩颖身上。”

“我上次附身在她身上,就留下了一丝魂力,因为这丫头有古怪,我怕她会害你。”

“刘倩颖要害我?”我有些惊讶的注视着面前的脸,刘倩颖曾经用生命保护我,我真不想这样的女孩变成敌人。

房紫繎按住了我的嘴:“别多想,经过这两天的观察,我发现她没有害你的心思,不过好像爱上你了。”

“怎么可能,我一个穷屌丝,爱我什么啊。”

“你个傻瓜,你不知道英雄救美是容易攻克女孩心理防线的吗?你还在对付董婉华的时候表现的那么英勇,再加上我灵魂附身在他身上,魂力交融之下,让我对你的情感也在她魂力上留下了烙印,哎,说到底还是我自作自受啊。”

“我的心里只有你。”

“我知道。”房紫繎轻轻的吻在了我嘴上,这一次我没有拒绝,虽然身体是刘倩颖的,可是我心里亲的是房紫繎。

两人知道无法呼吸才分开,房紫繎随后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别担心,潦倒道士就在附近,他在想办法救你们,还有千万别吃这个世界的东西,否则就会变成童蜥那样的怪物,灵魂禁锢在肉身上,想死都死不了,就永远出不去了。”

房紫繎的气息消失了,刘倩颖趴在我身上睡得很沉,我却心里更乱了,这个世界的东西不能吃,吃了就会变成童蜥那样的怪物,换句话说,那童蜥原来真的是小男孩,不知道怎么进入这个世界才会变成怪物,彻底断绝了立刻这里的后路,就算再能躲,终还是会沦为魂祭的祭品。

还有潦倒道士,他不是回山炼制灵符和宝物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他既然知道我们被抓,为什么当时没有出手阻止。

让我想不通的是肖强,这家伙自从看到始源血泉的照片就开始变得神神叨叨的,还知道进入这里的方法,从他一眼认出童身蜥蜴和狌狌来看,他对这个世界是很了解的,他应该知道吃了这里的东西会有什么后果,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难道他想我死在这里吗?

我不由打了个冷颤,这肖强太神秘了,从始至终好像都在利用我,现在到了这里很可能要对我彻底下手了,虽然不知打这家伙的目的,可我不得不防。

还有就是眼前的这刘倩颖,她的那张始源血泉的照片是哪里来的,而且房紫繎说她有古怪,到底是什么古怪,就算是不会害我我也想弄明白。

“着火了。”

突然有人一声大喊,大槐树周围燃烧起冲天的火焰,周围的狌狌都躁动起来,拿着树枝开始扑火,阻挡着大火向着大槐树蔓延,那狌狌首领也出来了,可身后却跟着两个狌狌长老,刚出现的那个前面的样子竟然就是刚才的小男孩的模样。

原来魂祭能让部落强大,怪不得这狌狌部落会对魂祭这么重视。

吼,狌狌首领咆哮着跳了出去,一拳打断了一颗燃烧的大树,后面的两个长老轮着一尺直径的大叔拼命的拍打,很快将燃烧的大树扑面,看到这场面我简直都惊呆了,这他们的才是真正的怪物啊,狌狌一旦成为长老竟然会变得这么强大。

嘭,我们周围的栏杆全都被砍断,潦倒道士拉着我就跑,看来这火是他放的,好在除了狌狌长老和首领,普通狌狌智力不高,所有狌狌都去救火了,我们也有惊无险的逃了出来。

跑出十多里,终于在一个山洞停了下来,我喘着粗气问道:“潦倒道士,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废话,我的百年桃木剑废了,师傅说我的武器太差,就指点我来这里找黑龙桃树,谁知道这里这么诡异,比那天对付吊死鬼还要凶险,”潦倒道士喝了口矿泉水说道:“你们也真够胆大的,竟敢敢去那狌狌部落玩。”

“还不是秦陵,非要去玩玩,差点命都玩没了。”肖强一脸的责怪,下一次他也吓得够呛。

我撇了撇嘴,“你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之所以要去,是被那狌狌长老吓得。”

肖强没再说话,我见识了狌狌长老的战斗力,心里明白那家伙就算肖强反抗也白费,听话至少不会被揍,同时我也更加警惕肖强,这家伙知道狌狌长老的实力,很可能来过这里,可别被他坑死了。

“你们要去哪?我这有一份地图,要是顺路就一起去吧。”潦倒道士拿出地图,肖强仔细的看了看,指着地图里的一个位置说道:“我们去这里。”

“嘿嘿,正好顺路,我们一起吧。”未完……后续精彩尽在“书海小说网”《阴冥超市》

本文作者:青灯诡话(今日头条)Tags:蜥蜴 动物 山海经 故事

贵阳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南宁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运城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