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淮北信息港 > 网络

极灵混沌决 第1718章 这一战,我去。

发布时间:2019-12-07 21:43:49

极灵混沌决 第1718章 这一战,我去。

他无比清楚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圣墓山历届的战绩又真实的摆在那里,所以面对这些有色目光,无论是心境还是面容,他都不曾有半分动容,但是随着雷神殿的族人紧至其后越过他们的瞬间,他这由心至面的从容却随之打破,脑海中雷云儿的背影闪烁间浮现,那一道道紧密堆叠的黑色伤疤不住的刺痛着他的双眼,也让他停息在胸中的怒火再度燃烧了起来,这一战,他不但要让对方败,还要让对方一败涂地!

冰蓝色的双眼氤氲起淡红色的轮廓,雷诺的背影在他毒蛇般的竖瞳中无法的放大,不想就在

是这个背影精确到一个头部时,雷诺的目光却陡然转向了身后。

这一举动着实让沐辰惊了一下,险些怀疑自己将杀意暴露,好在这个怀疑没有持续太久便被雷诺的下一个动作打消,因为他没有只针对沐辰,而是以无比轻蔑的眼神扫视了他们一轮,随即再次转向了前方。

“嗯?”

龙啸天的声音从沐辰的身侧传出,内心的不爽好不掩藏,愤愤道,“这家伙什么意思

?挑衅我们?”

潘猛淡然回道,“大概吧,却也正常,毕竟雷神殿的傲气是声名在外的,没出言讥讽已经算是较为收敛了。”

这倒是实话,除了霸王宗,恐怕再没有人在傲上与雷神殿相提并论。

龙啸天闻言恍然,嘿笑间已将不悦转化为战意,龇牙道,“傲气是吧,待会我便去看看这所谓的傲气到底有多大!”

语落间,短短数千米的高台已经近在眼前,龙啸天率先一步踏上高台,乔雪薇,潘猛和阙云鹏相继踏足,只有陆少天在跨步时转向了沐辰,等待和他并行时才一同踏上高台,而雷神殿则早已在高台站定。

目视沐辰和陆少天落足高台,万仙霖略带笑意的点了点头,继而扭头言简意赅的道,“九世族比第三战,双方站定!请出战!”

“轰!”

雷鸣震魂,万仙霖的话音才刚落定,一阵耀眼的银色雷光乍然迸裂,紧随其后,一道身影电掣间从雷光中遁出,环绕着狂野的雷电,宛若雷神降临于世人面前。

这是一名年约二十四五的男子,耸立的金色短发和魁梧身躯成为他狂暴强壮的标志,筋肉盘扎的臂膀彰显着丝毫不输与龟灵宗的壮硕,可以看出此人在掌控了以爆发力著称的雷属性后更是兼顾了身体强度的锻炼,一双冷厉的金色瞳孔以上位者的姿态傲视着沐辰一众,轻蔑的勾了勾嘴角,旋即就那么自然的站在原处,连名讳都没有报。在他看来,以圣墓山为对手本身就是降低自己的身段,便更不必说什么赐教这类客套。

圣墓山这边都是聪明人,尽管隐忍力足够强悍,但面对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蔑视和轻视,他们终究无法继续保持淡定。龙啸天心性直率,皱眉之后凝神回头,拱手自荐道,“陆兄,啸天请战。”

陆少天此时依旧担任圣墓山的队长,看出了啸天已经升至顶点的战意后,微微的点了点头,复又提醒道,“对方是雷属性圣者,与之硬碰需要谨慎。”

龙啸天应付点头,但从他干脆的转身来看,似乎并未将陆少天的话语听进。不过就在龙啸天经过沐辰的刹那,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了他的肩上,龙啸天疑惑间侧目,看到的景象却让他不禁深深怔住。

那是一双无比熟悉的双瞳,然而从这熟悉的双瞳带给他的压迫却像是一只凶猛的洪荒巨兽,而他,不过被这只巨兽锁定的猎物,除了颤栗和心悸之外,什么都无法做到。

“老大……?”

下意识的颤了一下,龙啸天茫然轻唤。

沐辰收回手,歉意道,“抱歉,恐怕无法让你发泄情绪了。”

龙啸天疑惑道,“老大,你这是?”

沐辰透过眼前的雷神殿族人看向其身后的高台,平淡道,“这一战,我去。”

“……”

此话一出,不论是龙啸天还是陆少天,就连乔雪薇等人也是一脸惊愕的看着沐辰,似乎不太明白沐辰此话的意义,然而沐辰并未给予他们解释,便一步间踏出了包裹高台的防御屏障,只留下一众五人迷茫的看着他笔挺的背影。

伴随他的出现,外界的观看者终于有了些许议论,只不过这些议论仅仅停留在沐辰的发色和他身后的玄玉匣上,唯有坐在第三层的冰蓝,楚傲晴,木君无,以及至始至终都未露脸的雷云儿露出了各异的表情。

楚傲晴诧异道,“沐辰,他怎么个就出战了?”

木君无同样不能理解,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按常规而言,他应该是一个出战或者作为奇兵中途奇袭才对,怎么会这么快出场。”

冰蓝对此只是莞尔一笑,旋即将视线落至身旁的雷云儿身上;而雷云儿也察觉到冰蓝的目光,低头间却紧紧的握住了蔽体的长袍。

是啊,认识沐辰的恐怕谁都会觉得此举怪异,但她却无比清楚沐辰这么做的含义,就如晨间冰蓝对她所说那般,那是为了她!

于此同时,位于冰蓝对面的三层席位上,一众十人分前后两排聚在一起,看到沐辰的出现,其中一人轻咦一声,自顾问道,“辰少出战了?那这场战斗应该没什么悬念了。”

另一人闻言双手直接抱住后脑勺,翘起双腿间往椅背上一靠,惬意道,“没事说什么大实话。”

这句话顿时引起了坐在第三道身影肩膀上的小巧者注意,只听其沉默片刻才道,“墨菲特,那个被你们称作辰少的人……真的很强吗?”

墨菲特闻言扭头,轻笑一声道,“辰少他啊……呵,算了,自上次分别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半,与其听我评价,不如你亲眼看看。”

小巧身影微微皱眉,但还是忍住了追问的心绪,从墨菲特的话语来看,很明显答案是肯定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更希望得到一个详细化的答案,而那个答案,只能由她亲眼所见。

……

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柳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贵州哪家治癫痫

徐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永丰县妇幼保健院

小儿流鼻血
小孩突然流鼻血
孩子老流鼻血
儿童中暑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