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淮北信息港 > 法律

西风幸福往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34:10

1  胡大今天心情不错,到办公室时发现小雅将他办公桌上抺得跟明镜似的锃亮,而且在左上角弄了一枝映山红。三月,赣北满山满坡杜鹃象火焰一样,把人心里挠得舒坦温暖又痒痒的。这丫头昨天准是约会去了。约会踏青也不忘了师父。胡大看着正在电脑边做事的小雅,笑着说,Y头啥时,牵你那匹白马来让我溜溜。小雅抬起头脸上有点红说,师付,有你扬鞭的时候。  胡警是个老头,再过几个月就要退休,干了几十年警事。年轻时对工作总不免毛毛躁,恨不得几十年的真能白驹过隙,一晃就到退休,然后象退隐江湖的士人在山水之间逍遥自在。没想真到了这节骨上,心情还真不是那么回事。胡警有时在上楼时那楼梯间的一面整纪镜前,对镜中那个干瘦老头挤眉弄眼自嘲,春风醉花非我事,溪边茅屋可自在。  胡大捏着个杯子站在小雅傍边,看着小雅正在打印资料。这Y头和自己女儿同年,刚到室里时还扎着个辫子,让人一看就是个Y头辫子叫人喜欢,这丫头和谁都能拧都敢拧,见了胡警眉也低了眼也顺了,用她自已的话说,老爷子,您是前辈,是我老前辈。胡大笑,老前辈,我真的那么老么。小雅笑,走过来附在胡警的耳边,轻轻说了句,看到你老就看到了我爷爷。胡大笑,没想到临退休了,有个Y头倒认上了爷爷。  Y头,白马要早牵来,迟了爷爷可回乡下了,没这身皮,怕爷爷老了镇不住那烈马。  小雅说,老爷子,你放心,您老就是脱了这警服也是威风凜凛,威风八万里。  胡大说,是吗,我家丫头会捧人也会骗人,八万里不敢,方园八里还是咱自家菜地,威风八里我倒是我信。  电话铃响了,胡警抓起话筒,喂了一声,我是胡如文。奇怪对方明明知道通了,却不做声。小雅侧过身问:是不是对方又不说话?老爷子点点头说:该不是你家那匹白马想打电话给你,我老头子接了,他不乐意又挂了。小雅说:不会,我昨天还将有人往办公室打无声电话的事跟他说了,他说,这就怪了,还笑会不会是外星来电呐,你没听懂外星人声音呐。  胡警笑,如是外星人来电,那咱更得重视,更应隆重接待。  也可能是人家拨错了电话,刚拨通又发现了马上挂了。下午Y头陪爷爷去下步行街。胡大说。  外星人来电今天是第三次,次没当回事,拨错电话发现后马上又挂了。这种事生活中大普遍了。第二次胡警也没太在意,只是对Y头小雅提了句,小雅也只是笑了笑。不过小雅把这事告诉了另一个人,因为心里有点认为是那个打给自己的,结果被老爷子接了,那人心里有点不高兴便挂了。第三次电话铃响了,小雅想说,老爷子你别接,但又不好意思,结果还是老爷子接了。小雅又想,那人想自己的话,完全可以拨自己手机呀。但那个人知道自己号码后,从来没拨打过,找她时总是在她下班的路上突然出现。有一次她怪他,那人笑,这不你有点惊喜的感觉。小雅想,不错,这样突然他出现了,她心里确存在一缕又惊又甜的味道。  中午下班时,小雅精心补了下妆。小丫头沒见那人前,不大在乎更不用说对女人补妆这事热情。一次突发奇想,化了一次淡妆,那人眼晴里有一缕从来沒有的光芒,后来小雅每次出门时都不忘对镜化一次淡妆。女为悦己者容,说不会那人在回家的途中又突然出现吶。  那人沒出现,小雅急勿勿地到楼下,目光在四周都扫视了一遍,周围沒见那人影子。也许还在前面。小雅想,小雅有点小小的失望,继续前进,也许那人在前面拐角处突然出现,手里捧一大束花。这样的情况也曾出现过。  小雅是本地人,从办公的地方到家不远,拐个角再过十分钟也就到了。果然在拐角处出现了一个人,高个子一身黑西装,那人很绅士地对她笑了一下,很温和很阳光的笑,和那人一样。但不是那人,小雅沒回应,这样的笑大多了,她每天都遇到,但她一身警服在身,将这笑和温和都及时适度地阻在三米之外。小雅前行,不知为什么,她似乎感到她背后有一股异样,那缕微笑一直在追踪她。小雅突然回头,却见小巷里空无一人。    2  步行街进口处有六个大园球,阻止车辆入内。街内两边商铺,虹灯不停地变换四射角度或广告性的招牌字幕,街的中央为了让人休闲置了些大理石长条形石凳。一些商皈见机插位,摆滩设点,卖起零碎杂物。在大街的入口处有一个公共投币电话亭。全市这样的话亭几乎停用了,因为手机的普及。但这步行街的这个无人电话亭却在完好地使用。胡警喂进了一元硬币,拔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号码,袋里手机欢快地叫了起来。胡大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未接电话号码,不错,三个电话都是从这个电话亭里打进的。在接个电话时,没在意,接第二个时,办公室电话上来电显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接第三个电话时,这种感觉马上让老爷子有了方位感。虽然对方没做声,但电话通了,拨打电话周围的声音环境也漏了出来。这步行街的声声色色老爷子是熟悉得如自己的掌纹弯曲纵横。胡老爷子将话筒挂好,出了电话亭四处溜了一圈。  全市大小街巷入口处都有天眼,不论谁进出都被摄像头拍得个正着。这几年城市刑事案件侦破率大幅提升,除了警察努力更得益于这全市无处不在的电子眼。小雅是这电子眼的行家,她一眼又看出了入口处那电子眼的角度有点不对。进出这电话亭的地方是一个盲区。当然个人电话己普及到千家万户,就连小学生做个数学题也可在手机里百度,谁还会用这个电话亭里喂币机呐。也许安装电子眼时根本就没将电话亭放到重要位置上,当然也可能是人动了手脚。  有了第三次,也许会有第四次,还可能有第五次,如果是人动了手脚的话。老爷子说,丫头回去告诉一下技术科,让夜晚来个人把摄像头弄一下。小雅说,是。但心里想,下班了,叫谁来弄?没办法夜晚还是我来一趟。她明白胡老爷子意思,白天不能弄,说不定打电话的人白天又在这条街上,弄了也白弄,人家打第四次电话前一定先给弄回去。只有在晚上人不知鬼不觉地弄,到他或她再来时,他或她想不到天眼正阴森森地对着打电话的模样冷笑吶。  到了步行街,胡警象到了老家一样全身轻松又全身踏实着呐。十年前,他就一直在这条街上上班,说是上班,也就是穿着一身警服,拎着一个手铐或警棍在步行街来回巡逻。刚建步行街时,市面上不太安定,常有人生事,小偷也不少。胡警官那时虽个子不高,但一身警服加个锃亮的手铐在手上咔啦咔啦,也是威风八面。用刘眼镜的话说,胡警官是步行街的钟爷,大小鬼神远避。  刘眼镜和胡警官是发小。胡警在步行街当差时,刘眼镜还在乡下生三胎,前两胎都是花,没个带把的。乡下人都眼浅,没个带把的在人面前直不起腰杆子。刘眼镜要生个带把的,乡政府的计生干部又不同意,第二胎罚了款。听说又有了第三胎,要刘眼镜流产,刘眼镜不同意,乡干部较了真,拆了刘眼镜那家破庙一样的住宿地。刘眼镜意志坚决,一家四个活口加上半个活口在老婆肚里瞪腿到步行街卖眼镜了。  刘眼镜先是一个架子板在街上流动,卖太阳镜老花镜,后来租了店面,再又有了自家店面,卖起各色杂牌名牌眼镜。刘眼镜今年也六十了吧,六十岁在乡下不能算老人,耕作耙田挑水担粪事还要干,但城里人不一样,更何况刘眼镜现在也算是个富人除了眼镜店外又新开了一个金铺。两个女儿一人打理一个,自己在乡下和城里来回。  老爷子进了康健眼镜店,刘眼镜迎了过来。递过一根水烟杆,胡大挡了过去。和刘眼镜打了几十年朋友,和水烟杆也打上了朋友。刘眼镜说:胡哥,有事。胡大说:没事,过几个月就退了回乡下。刘眼镜说:退了好,退了我老刘陪哥去乡下溜跶。胡大说:那是。    3  对面新开了一家电玩店,一群年轻人在大呼小叫,情绪昂扬。胡老爷子便走了进去,一个黄发少年用手狂拍游戏板,打死你个臭警察。胡大心里一颤,但又马上明白过来,原来黄发少年正在玩一个游戏,这游戏名字又叫《打死你个臭警察》。咋这么个网游名字,胡大心里有丝不快,但马上释然,这游戏也许是外国版的。  警局里年轻人多。用他们的话说,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经济,不玩网游的人很少。大学生中不玩网游的几乎可以说是另类。年轻人走在一块前段时间说《英雄联盟》网游,今年走在一起,一定必谈《打死你个臭警察》,这游戏据说是一个高中生编写的,有点象《打不死的光头小强》,上线时反应不温不火,名字叫《坚强的警察叔叔》。后来有人作了点修改,名字也改成现在的《打死你个臭警察》,没想到重新上线一下就火了。现在这个城市里大小电玩点,到处都是这游戏。  只是这游戏的名字不大让人心里舒坦,难道做警察的就这么让人痛恨么,看到这城里学生们都热衷于这游戏,心里喉咙管里象梗了一根鱼刺。小雅想,也许那个编写这游戏的高中生有什么经历让他痛恨警察,小雅想弄清楚,她在晚上也来到了电玩店。  几个正在狂呼乱叫的年轻人见警察来了,情绪收敛了些,不敢大张扬。那个黄发少年见了小雅,说:姑奶奶也玩网游呀。小雅知道他还想说下去,也许下面的话往浑处拐。小雅将警帽正了正,意思很明显,小子,敢犯浑,姑奶奶可不是吃素的。果然黄发没再说下去,只是和身边一个穿花牛仔的少年说了一句:奶奶的,真他妈的想真刀实枪干一场。这是每一个玩过这游戏的人都想说的一句话。可见这游戏己经深入民心了。  穿牛仔的少年说:干了又咋样,还不是警察大哥大。黄头发的少年说:真的想干一场。  在大门进场的对面,有一个柜台,在柜台坐着一人,目光可以将厅里各个角落尽收眼底,也可将每个在铺口进出的看得一览无余。小雅进来时他看到,黄发少年说的话他也听到,真要让你干只怕你又尿包了。他微微嘴角上挪。  黄头发的一双手在游戏板上拍个不停,口里也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你说咋样能真刀实干一回。  小雅在网游界也应算得上高手,她玩过西游,玩过琅琊榜,也和许多大学生一样,在英雄联盟中天马行空。说句实在话,那些游戏虽然逼真,但都不能算特过味。玩过之后总有一种被人骗了一次的感觉。小雅被一人引领到一台硕大无朋的游戏机前。一个穿西装的人笑意盎然地望着她,似在询问,玩这个您合适吗?小雅明白他的意思说,笑着说:咱是一身正气的大陆警察打歪风邪气的香港黑帮警察。西装笑,香港现在也是插着五星红旗的。小雅说:对,那就当是一身正气的香港特警打死曰本想来钓鱼岛生事的臭自卫队。西装笑,小雅警花也是英姿侠胆。  接过西装男人递过来的一套游戏电子装备,小雅想,玩就玩个淋漓痛快。半夜还要干活,半夜前在电玩店里疯玩,算是对自己半夜还要弄电子眼忠于职守操业的一种奖励,再说自己下了班,在电玩店里也算不了什么违纪,再说警察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就有小九九。  臭警察一出场,小雅一怔,这个警爷细眉细眼,鼻子尖挺,活脱脱一个老爷子,要是师父他知道现在小丫头在电玩店里狂揍一个象他比他还象的人,不气得大喷鲜血才怪吶。  小雅眉笑眼笑,优雅地说,对着屏幕上的那个人说,老爷子,你是前辈,您老先请。屏幕上那个干老头傲然地说,咱是前辈,才不跟黄毛Y头先动手呐。小雅一个勾拳呼啸而去,老头低喝一声,来得好。  西装男人喝了一声,又赞了一声,开眼了,警察姐姐的拳。小雅勾拳一变,对着西装男人鼻尖,男人头往后仰,心里暗叫,好险,避过了。  小雅一脸幸灾惹祸的模样,叫姐么好拳么。西装男人心有余悸地说,倒底是警察,走遍天下都迈八字步。小雅说,迈八字步咋说。男人笑,横行天下威振八方。    4  一个警察混到胡老爷子这般光景,也算得上功德无量了,警界素有神探之称。外面都称老爷子为胡破案。可以说任何案到了老爷子手里没有不破的。老爷子有双毒眼,在大街一溜跶,方园几里蛛丝马迹牛鬼蛇影一览遁迹。在警界保持三十年无遗案漏案,也算得上是个奇迹吧。当然前提是还有三个月零九天如果没有大事发生的话。就是这三个月零九天有什么事发生的话,小雅也相信凭师付那本事,也必是又破了一案。  不过老爷子的上司可不这么轻松,因为胡如文是警界一面旗帜,这旗举了三十年,是个榜样。三十年无遗案,在老爷子正式退休的那曰,欢送词都默好了,材料都基本上定稿了。不能在这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出什么事。也就是说,老爷子现在是警局内部一个受保护对象,城里大小警事一般都不让老爷子插手。  胡警闲职无事,心里又来事了,心里有点空落有点闹有点堵。  小雅陪老爷子聊天,聊过去老爷子办的经典案子,准备写老爷子的传记类文字。胡老爷子说,那些破案都在档案室里躺着呐。  上面不给我事做,你给我添点,臂如带那家伙过过我法眼。小雅说,爷,那人我也好几天没见。  胡老爷子笑,咋了,不会是听说我要见他,尿怂了吧。小雅说,不是,好象他在忙什么。 共 1386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性冷淡
昆明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