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记者问卷调查50名基层法官33人月入不足

2018-11-30 18:47:49

问卷调查50名基层法官 33人月入不足5000元_河南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朱良玉提交建议,提出适当提高法官待遇,让法官的整体工资待遇达到现有社会收入的中上等水平。现为北京保安服务总公司海淀分公司副经理的朱良玉说,今年北京两会有代表提出关注法官流失问题,引起他的关注。

在今年北京两会上,包括现任法官在内的10位市人大代表联名提出议案,称北京近年来已有数百名法官流失,呼吁提高法官待遇,解决全市法官流失问题。

就此,新京报向全市基层法院50名一线法官进行问卷调查,33名法官月工资在5000元以下,且不同程度地面临工资低、考核多的双重压力。有专家认为,应研究制定出切实可行的举措,加强法官职业保障制度建设。

基层法官收入少负担重“压力山大”

近日,新京报对北京市基层法院的50名法官进行了问卷调查,其中有17人是城区法官,33人为郊区法官。

从统计结果可以看出,在法官个人收入待遇上,不仅有法官的职级因素决定收入,还有城郊区的对比上。在17名城区法官中,仅5人的收入每月超过5000元,但的也未超过7000元,者甚至只有3700元。而郊区法官中则有21名法官的收入低于5000元,还有2人未透露个人的收入情况。

经综合分析,33名受访法官的收入低于5000元,其中,在3000至4000元之间收入的法官有5人。

“不到5000块的工资不仅需要还房贷,还有年幼的孩子的生活费等支出,压力能不大吗。”一名80后基层法官在问卷中称,他们大多都是独生子女,以后赡养父母的负担特别重,现在也存不到钱,所以感觉“压力山大”。

仅1名受访法官表示从未加过班

在调查统计的50名法官中,仅有1人表示自己从未加过班,其余49人均表示自己不同程度的加班。一般是每周加班2至3天,但大部分法官表示到年底前的三四个月,会出现每周连续加班三四天的情况,甚至有郊区县法院法官除周末休息一天之外,均在加班。

有法官在问卷中表示,法官的工作是根据承办的案件的工作量决定的,以案件的审理为例,法官的工作主要包括庭前阅卷、组织庭审、庭外协调等近10项。该法官表示,在均衡结案、服判息诉等绩效考核指标的约束下,为了完成工作任务,除正常的工作时间外,在周末或节假日法官通常需要自主安排加班时间,完成判决书的撰写等工作,以确保各项绩效考核指标的完成,这样就不得不去加班。

经统计分析发现,在案件审理中,基层法院法官人身可能也会遭到当事人的威胁或恐吓。接受调查的50名法官中,仅有8人表示自己未受到过威胁或恐吓,但这其中并不包括被无端指责或者谩骂。

在接受调查的50名基层法官中,表示的压力为工资过低的占到40%,其次就是工资和考核指标的双重压力,占到34%。

■ 追访

高压力低收入 年轻法官“力不从心”

据北京市某法院一名法官分析,流失的法官中,从去向看,主要流向经济条件好、收入高的律师事务所或国企,发展空间大的单位;从年龄结构看,青壮年法官流失严重;从性别看, 男法官多于女法官;从趋势看,流失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

“这些年轻法官流失,主要原因还在于工资待遇低、工作压力大。”该法官说,如今新毕业的大学生,到法院后工资待遇往往在3000元左右,这与一线城市购房、生活等繁重的压力相比较,让年轻人尤为“力不从心”。

如何解决上述情况,该法官认为,只有给予更高的待遇,才有可能将更高素质的法律人士吸引过来从事法官职业,才能避免人才流失。

■ 个案

生活压力大 副庭长想去企业

33岁的张坤(化名)是某远郊区县派出法庭的一名法官。2007年硕士毕业后,他通过选拔进入法院,从书记员开始干起。张坤说,刚工作时,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没有太多的思想负担,对工作充满热情。

2010年,张坤结婚了,夫妻俩贷款买了房,每月月供3000元。那时张坤和妻子的月收入加在一起8000多元,还完房贷,两口子的日子还能凑合着过。一年后,孩子出生,“感觉一下就紧张起来了”。

张坤说,孩子刚出生的头几个月,家里不仅存不下钱,还得吃点老本。身边的同学大多数毕业后进了企业或做了律师,无论工资还是生活品质都比他高,“而且是逐年提高,而我,工作了近4年,仿佛还在原地踏步。”通过朋友介绍,一家大型企业有了聘用他的意向,职位是法务部中层,月薪万元。

张坤也曾向法院提出离职,“我直接和领导说明,辞职原因是生活压力太大。”但由于当时张坤还不够5年服务年限,法院不允许辞职,终这次跳槽的机会泡汤。不久后,法院提拔他为某派出法庭的副庭长。

派出法庭距离本院有30多公里,去年一年,张坤的结案数量有700多件,“700多是个什么概念?有时一下午就能开五六个庭。”张坤说,每季度末和年底结案时,除了晚上要加班,周六也不能休息。平日里,也要加班到晚上才能走。有时,晚上近9点才能忙完,因为没车,公交车也停了,平均每周都有一天,张坤都要住在村里。

张坤坦言,如果近2年工作上的改观不大,他还是会辞职。“有经验、有阅历、有能力,正是黄金的年龄,去那不能有更好的发展。”

■ 观点

法官可实行“按劳取酬”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洪道德:法官除了工资之外,不能再有其他的收入,因此以后法官也可以实行“多劳多得”、“按劳取酬”,付出的越多,所获得的报酬也会越多,但不是通过降低法官的工作量来解决法官抱怨工作多的问题。对法官待遇的改革不是只是对工资待遇的上涨,也可以在住房等问题上进行解决,比如法院提供资金为法官租房等。

法官工资应高于公务员

中国传媒大学政治与法律学院副院长王四新:从一般的国际社会规则来说,法官的待遇应该是高于其他职业的,在现有的情况下,法官的待遇有些连平均水平都没有达到,是时候该涨一涨了。另外,法官应该比公务员的待遇高,甚至可以高出30%至50%,这样可以解决法官的实际困难,也能体现出法官对社会发展做出的贡献和对他们的尊重。(采写/新京报 张媛 张玉学 卢漫 刘洋)

屋顶天窗
LNG调压计量撬
二手集装箱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