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淮北信息港 > 游戏

耿飚为何参加红军

发布时间:2019-06-20 15:46:07

1930年8月中旬,毛泽东、朱德同志率领的红一军团,从江西向湖南进军。

8月20日拂晓,红一军团所属红三军和红四军以奔袭的战术突然包围了文家市守敌。接着,开始强攻。

当时,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耿飚同志还是游击队的一名队员。

耿飚同志是如何与众多有志之士加入红军的?在革命的海洋中他又学到了什么?

本文摘选的《细流汇大海》一文来自《耿飚回忆录》,从中,我们不仅能看到耿飚同志加入红军的全部历程,更能以小见大,体会革命先辈不怕牺牲、团结一致的长征精神。

游击队的战斗实践,使我进一步体会到武装斗争对中国革命的重要性。

而作为一名党员,更深切地感到,武装斗争必须在党的领导下才能取得胜利。

我在向县委汇报工作时,提出了一个建议:游击队要主动配合红军作战。

在此之前,我们游击队通过县委与红军联络。

经红三军黄公略军长指示,我们埋伏在文家市东南湘赣交界处。

经过激烈战斗,我军全歼了守敌四个团,创造了红军战史上的光辉战例。

我们游击队也以能够配合红军作战而感到自豪。

文家市克敌后,红一军团不顾连日行军、作战的疲劳,立即开赴浏阳东北面的永和市与红三军团会师,准备攻打长沙。

我们听说要攻打长沙,高兴得很,积极要求随红军作战。

红军领导没有同意我们的要求。县委给我们布置了新的任务。

接受任务后,我们首先把伤员护送到后方,然后掩埋战斗中牺牲的烈士遗体。

在弹痕遍地的战场上,到处都有红军勇士们浴血战斗的痕迹。

我看到有的红军战士牺牲在临时挖掘的战壕里,双手还保持着持枪射击的姿势,这个为革命血洒疆场的英姿,至今还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把烈士们的遗体安葬后,我率领全体游击队员在坟前鞠躬致敬。

同时,我默默地立下心愿:一定要参加红军,继承烈士未竟的革命事业。

打扫完战场,我们把收集的武器全部上交,自己则补充了一些子弹。

然后,一边就地休整训练,一边执行警戒任务,还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群众工作。

红一方面军从8 月底围攻长沙,历时半月未克。

其实,攻不下长沙的主要原因是兵力上的敌强我弱。

当时,红军攻城部队一共才13个团。

而敌人实际守城兵力多达31 个团。

敌军凭借密布电网地雷的城防工事抗击我军,又占了地利的便宜。

毛泽东同志根据上述敌我力量对比,又考虑到当时蒋、冯、阎之战即将结束,蒋介石有可能从北方调兵增援长沙,觉得如果继续围而不克,于红军十分不利,因而决定撤围。

9月13日,红军撤离长沙,向湘东和赣西南开进。

红军每到一地,除了做宣传工作、群众工作、筹粮之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扩军。

当时提出的口号是“猛烈扩大红军一百万”。

地方党组织广泛动员青壮年参军,还把有战斗经验的游击队介绍到红军部队中。

浏醴县委决定我们这支游击队参加红军。

参加红军的愿望,长期来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里。

我立即把县委的决定告诉全体队员。

大家都高兴地说:“我就盼着当红军!”“参加红军,加入正规部队,打大仗,太好了!”

清晨,我带着30 余名游击队员,从文家市出发,向西南方向行进。

我们有时走大路,有时却要走崎岖的山路,走到傍晚时分,又饿又累;但是一想到马上要成为红军战士,大家仍然精神饱满,要求夜间继续行军。

我们来到红三军军部,向接待我们的同志出示了介绍信。

很快,30余名队员就被一一分编到下面的部队中去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没有分配工作,说是要等参谋长同我谈话后再分。

于是,我和一起战斗过几年的队员同志们一一告别。

在战斗中结成的友谊是深厚的,我们互相紧紧握住对方的手,久久不放。

我们深情地注视着彼此的脸,互道珍重,也互祝在新的战斗岗位为革命作出更大的贡献。

我们互相约定:在革命胜利后,大家到浏阳会面,共叙这段生死与共的战斗历史。

可是,遗憾的是,这个约会再也无法实现。因为,这些战友几乎全都牺牲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战场上。

板杉铺和我家相距仅数里。

鉴于参谋长不在军部,我等待他时闲着没事,就向军部的同志请了一天假,回家去探望父母。

我来到村头,只见好几处民房被敌军烧毁,街上死气沉沉,看不见人。

我匆匆来到家门口,推开房门,只见堂叔耿道丰正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屋内。

他的年龄和我差不多,但是看上去比我似乎老得多,原本很壮实的身体,也显得消瘦虚弱。

他告诉我:这一两年来,白军和还乡团经常挨家挨户搜查,对于参加革命的人,连家属也不放过,一概抓去杀害。

村里乡亲们为了躲避敌人迫害,都扶老携幼到山里躲藏。我的父母弟妹现在也躲在山里。

我听了后,对堂叔说:“敌人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总有一天要他们偿还这笔血债。”

接着,我问他:“你怎么一个人留在家里?”

他那没精打采的眼睛这时忽然亮了起来:“听说红军要来,我就从山里跑了回来,想看一看红军。”

“你想参加红军吗?”我问他。

他说:“怎么不想?我早就有这个打算,可就是找不着红军。”

“好啊,”我高兴地说:“那明天我们就一道走吧。”

翌晨,我和堂叔耿道丰一起离开村子,朝着红三军驻地走去。

走到一看,糟了,红军已经开拔向东走了。

于是,我们急忙向东追赶。

我们赶的速度不慢,可是红军行军的速度也很快,所以,天没赶上,第二天仍没赶上……

每天走七八十里山路,脚上都起了泡,一直到第五天才在江西宜春赶上了红三军。

俗话说:细流归大海。

在革命武装斗争这个广阔的天地间,游击队好比涓涓细流,个人好比细流中的一滴水,现在水滴和细流统统流入了红军这个大海。

从此,我在这个革命的海洋中,一方面学习游泳,锻炼和提高自己;一方面使出浑身力量,尽量发挥一滴水的作用,和千百万滴水一道,努力激起汹涌澎湃的革命巨浪。

本文作者:人民出版社(今日头条)Tags:中国近代史 耿飚 朱德 蒋介石 黄公略

广安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宁德哪家专科医院治牛皮癣
宜宾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