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外迁关键

2018-11-01 10:37:08

中超球队迁徙年年有 前卫寰岛首试水今年看申花-中超,迁徙,申花,-中安-体育

1995赛季上海申花全家福。当年,上海申花夺得全国足球甲A联赛。(资料图片)

图为今年5月份的中超京沪之战。申花与国安是1994年足球联赛职业化元年以来未曾有过变动的两支老牌球队,如今,申花也将投入迁徙浪潮之中。(资料图片)

小时候,每到年关,城里都会出现一些陌生的马戏团、歌舞团。假期结束后,这些神秘来客又会悄然散去,赶往下一个城市。

这个春节,上海申花也准备踏上迁徙之旅,他们的目的地是昆明。在中国足坛,申花与国安曾是1994年职业化元年以来,未曾有过变动的两支老牌球队。如今,申花也不得不追随前卫寰岛、佛山佛斯弟、深圳金鹏、吉林敖东等迁徙前辈,准备转换城市以求生存。这股几乎年年都在上演的足球迁徙潮,忠实反映了中国足球职业化初期的无奈。

外迁关键

必须获得迁出地的同意

炒作了好几年的申花外迁剧情,在传出了芜湖等暧昧对象之后,在今年年底进入了正式实施阶段。毕竟从外因上说,上海滩现有三支中超球队,市场严重饱和。从内因来看,申花投资人朱骏很不满意俱乐部的股权乱象,外迁有助于摆脱某些股东的牵制。

不过,中超、中甲俱乐部的外迁,并非只看俱乐部老板的意志。近这几年,深足也数次传出要外迁,可是全都未能成功。根据中国足协的规定,俱乐部想要从A城迁往B城,首先必须出具A城足协的同意转出函件。也就是说,深足要想离开深圳,必须征得深圳市足协的盖章认可。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地方足协很难签字同意。

中国足协指出,按照版本的中超球队主场变更规则,申花若想将主场迁至昆明,首先必须拿到上海足协同意转出的函件,然后申请昆明足协开具同意接收的函件。拿到这两份公函之后,再将剩余的中超准入资格材料递交给昆明足协,由昆明足协上交给中国足协,终完成主场变更。

按照中超规定,中超俱乐部向所在地方足协注册的期限,是2013年12月25日。之后,由地方足协将准入材料递交给中国足协,完成中超俱乐部在中国足协的注册,这一步的期限是2014年1月25日。上海申花已在12月23日11时,把昆明足协的同意接收函传至中国足协中超联赛执行局。

迁出之困

上海方面表示反对

申花传真给中国足协的相关文件包括一式三份,份文件就主场更换一事向中超执行局提出申请,第二份函件是昆明足协提供的同意接收函,第三份函件是申花俱乐部在昆明工商局注册的全资子公司注册材料。

上海市足协负责人在12月24日公开表态,拒绝给申花出具同意主场转出的函件。也就是说,申花尚未完成迁出的步手续。为此,申花俱乐部已经致电中国足协,询问在缺少上海足协同意函的情况下,可否办理迁出手续?对此,中国足协未置可否。

除了缺少上海足协的同意函,申花的迁徙行动还有一个硬伤旧俱乐部尚未在上海完成原注册地公司注销。中国足协的代理律师介绍说:根据今年新版的《属地管理原则》,原主场所在地的注册公司必须完成注销,才可以办理准入。换句话说,申花在昆明递交准入之前,必须已经在上海注销申花俱乐部有限公司。在注销过程中,需要完成税收核对等大量工作。否则,就不能在上海之外的地方办理准入。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申花很难在短期之内,在上海市工商局完成注销手续。上海市体育局、上海市足协也通过各种渠道,致电中国足协等相关领导,反对申花迁出上海。有了这些行政干预,申花的出走计划可谓难上加难。

始作俑者

前卫寰岛开创迁徙模式

中国足球从1994年职业化至今,只有北京国安和上海申花,保留了甲A元年时的名号。除了京沪两强,1994年的其他球队,要么换了别的老板,要么转去了其他的城市。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首次易址事件,发生在1996年底。在中国足坛,前卫寰岛是一支充满传奇色彩的球队。1995年12月,海南寰岛集团和公安部前卫体协共同组建前卫寰岛足球俱乐部,由当时的寰岛集团总裁王福生出任俱乐部董事长。前卫寰岛宛若广州恒大一样霸气,重金请来徐涛、赵发庆、孙庆、黄传宏、赵立春、曾庆高、何启宏等球星。成立当年,寰岛就以甲B的成绩,坐镇武汉主场冲上了甲A。

在前卫寰岛冲上甲A之时,即将成为直辖市却没有甲A球队的重庆,十分渴望拥有一支自家球队作为城市名片,于是盛情相邀前卫寰岛俱乐部将主场迁移至重庆。为了显示诚意,重庆市还对大田湾体育场进行了改造,使其达到了甲A联赛的硬件标准。1996年底,前卫寰岛队将主场从武汉迁到重庆。

不过,前卫寰岛在重庆的那几年,虽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却始终无法获得好战绩,1997赛季获得第六名。到了1998年,前卫寰岛战至一轮,才在主场凭借南非外援马克的梅开二度,2∶0击败深圳平安涉险保级成功。2000赛季结束之后,前卫寰岛将球队转让给重庆力帆。

南粤足坛

广东球队曾经纷纷出走

广东足球在1994年之后,曾经红极一时。不过,由于缺乏青训基础和球市支撑,很多球队在1997年陷入困境。这一年,佛山佛斯弟队与深圳金鹏队先后撤出广东。

成立于1994年的佛山佛斯弟,是佛山市家职业足球俱乐部,也是甲B联赛始创球队之一。连续四年冲击甲A未果之后,佛斯弟俱乐部失去了投资足球的热情。1997年底,厦门远华集团以1680万元人民币收购佛山佛斯弟队,移至厦门更名为厦门远华。1999年,厦门远华队夺得甲B后冲上甲A。不过,受到远华集团走私案的牵连,这支球队仅在甲A呆了一个赛季,又掉回甲B。

1997年排名甲B中游的深圳金鹏,在深圳平安的影响之下,逐渐失去了投资的耐心。此时的烟草龙头老大云南红塔趁机收购了深圳金鹏。1999年,戚务生接过球队教鞭,以当年甲B亚军的身份升入甲A。不过,足球始终是烟草企业的玩物。2003年12月26日,云南红塔宣布退出足坛。此后十年间,云南足球陷入停滞,直到今年才与申花接上了头。

2001年,广东宏远迁去青岛成为海利丰队。青岛海利丰队从1998年开始冲击甲B联赛,连续四年均告失败。广东宏远1997年从甲A降级后,再未能重返联赛。2001年11月,青岛海利丰出资1800万元,收购宏远的甲B资格以及球员。2002年,海利丰更名为合肥创亿,将主场迁至合肥与苏州,2003年重回青岛征战甲B。东奔西走的海利丰,一直在甲B徘徊,2010年因为假球事件而沦陷。

广东足坛的另一支劲旅雄鹰队,在迁徙之后走向消亡。2002年,以广东青年队为班底组建的广东雄鹰,以乙级联赛第二名的身份晋级甲B。2003年甲B结束后,深圳科健公司以800万元整体收购甲B第7名的广东雄鹰队,将主场从广州迁到深圳。不过,深圳科健连年欠薪。至2005年初,科健连续两年拖欠球员工资和奖金累计达800万元,不得不宣告解散退出足坛。不过,科健培养的杨智、吴坪枫、吴伟安等人,至今仍然活跃在中国足坛。

21世纪

迁徙频率大幅增加

进入21世纪,中国足球俱乐部的迁徙频率进一步增加。2000年,吉林敖东从延边迁到杭州,卖给了浙江绿城。2001年,辽足俱乐部不得不将甲B的葫芦岛宏运队整体转让给南京有有俱乐部。2003年初,葫芦岛宏运队正式迁往南京。不过,南京有有在江苏缺乏根基,连续几年在甲B和中甲都乏善可陈,并且一再拖欠工资和奖金。2011年,南京有有在注册乙级联赛时,遭到中国足协的拒绝。这支组建了8年的球队,终走到了解散的结局。

加斯科因曾经效力的甘肃天马,在第二级别联赛也是颠沛流离。2001年11月,甘肃天马以13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位于甲B的天津立飞队,将主场定在兰州。2003年,甘肃天马引进前英格兰国脚加斯科因引起了轰动,但是一直陷于各种纠纷之中。2003赛季中期,天马将主场移师浙江宁波进行甲B联赛后半阶段比赛,球队更名为宁波耀马队。2004年,该队几经辗转之后落户东莞,同时更名为东莞东城队。南下的东莞东城队在2004赛季中甲联赛中仅取得倒数第二的成绩,实力受限而又纠纷缠绕的这支球队只能降入乙级联赛,在中国足坛中昙花一现。

老千落马

实德系曲终人散

实德集团的富豪老板徐明,曾经控制了多支职业队。在这位足坛老千的调度之下,足球成为实德塑钢型材开辟疆域的桥头兵,在全国各地四处转换主场。

成立于2001年的大连赛德隆队,当年就冲上甲B,2002年又一举夺得甲B亚军。2003年,珠海安平以3600万元收购大连赛德隆,更名为珠海安平,以珠海为主场参加甲B。2004年1月,上海中邦收购珠海安平,更名为珠海中邦征战中甲,主场继续定在珠海。2004赛季结束,珠海中邦以中甲亚军冲上中超。2005年,珠海中邦更名为上海中邦队,球队也迁至上海,获得中超第11名。2005赛季结束后,上海中邦将产权转让给了朱骏的上海联城,球队以上海联城中邦的名称征战中超。到2007年,上海联城并入上海申花。

徐明旗下的大连长波,后来因为卖给王珀而臭名昭着。大连长波的前身是大连三德,2003年获得乙级。2005年,大连三德更名为大连长波,并在2005年底卖给王珀的西藏惠通。2006年,王珀将球队迁移到山西太原,西藏惠通摇身变为山西路虎。2006赛季,王珀带队打了多场假球,在2012年2月18日被铁岭中院判处8年有期徒刑。

属于实德系的沈阳金德,其初的名称是沈阳海狮。2007年2月,由于五里河体育场被拆,金德集团在湖南拥有生产基地,就将球队主场迁移至长沙,更名为长沙金德。不过湖南球迷对金德缺少认同感,长沙金德的主场球迷寥寥无几。随后两年,金德一直在中超中下游徘徊,在2010年再次降级。2011年2月,长沙金德易名为深圳凤凰,主场设在东莞体育场。由于欠薪,深圳凤凰在2011年6月卖给广州富力,终提前一轮冲超成功。

到了2013年底,东北的三支球队纷纷传出迁移消息。沈北队前年在沈阳生根发芽,沈阳东进却远走他乡,还落入乙级。辽宁宏运在本赛季后,传出将主场迁到辽宁盘锦的消息。毅腾刚在哈尔滨完成冲超,又传出可能要转回大连。

沪队出走

上海足坛早有先例

在海派文化之中,上海本地人往往不愿离沪发展。可是在上海足坛,足球俱乐部的来来去去,早已是家常便饭。

上海中远队曾在名帅徐根宝的率领下以甲B的身份晋级甲A联赛。2003年,为了使球队更加国际化,上海中远更名为上海国际。当年的甲A联赛,国际和申花的上海德比成为主要看点。后来,国际队在上海拼不过申花队,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上海中远也要转场在西安发展,国际队在2006年1月正式西迁至陕西,更名为西安浐灞国际队。

随着资金注入方的变更,西安浐灞队又更名为陕西人和队。2011赛季结束后,陕西人和迁移至贵州,更名为贵州人和。在陕西人和迁到贵州的同时,南昌衡源队把主场迁到了上海,更名为上海申鑫。同样是在2011年,贵州智诚购入上海中邦俱乐部的中甲资格,原上海中邦队迁往贵州,更名为贵州智诚队。

教训深刻

逐利而行,缺乏底蕴

在中国足坛,更名易址是家常便饭。归根结底,是因为中国足球的投资环境不佳,市场运作不规范,导致有奶便是娘。球队的主场、名称,都要由变化不定的投资方决定。可是在欧洲足球发达国家,球场和球队名称作为重要的品牌,不能随便更换。

在欧洲,职业足球经过百余年的发展,沉淀了丰厚的足球文化。国际足坛的着名球队都有专属自己的着名主场。落成于1910年的老特拉福德、落成于1878年的安菲尔德、落成于1926年的圣西罗、落成于1947年的伯纳乌、落成于1957年的诺坎普,都是着名文化景点,融入了足球文化和当地的历史。一支豪门球队频繁更名的现象,几乎不可能存在。否则,不但要流失数十年培育的球迷,更会在无形资产、球票收入等方面损失巨大。

近十年来,欧洲豪门之中,只有阿森纳和拜仁慕尼黑搬迁了新主场。欧洲老牌球队自从进驻了自己的体育场,除非遇到球场改扩建等因素,从未搬离过自己的球场。数十年的底蕴积累,也让这些球场成了举世闻名的魔鬼主场。的例子就是曼联队自从英超联赛成立至今,在上半场的情况下,从未在老特拉福德输过球。

朝不保夕的足球环境导致球队只能四处流浪,使得中国球队缺乏长时间的文化积淀,无法形成真正属于一座城市的足球文化。足球俱乐部只能看重易址带来的眼前利益,不愿扎根本土深耕细作,花费数十年去培育球迷。无形之中,足球队成为四海为家的马戏团。这种短视的氛围,使得中国足球缺少传承,在变幻无常的动荡之中,丧失了宝贵的足球底蕴。

螺旋焊管
新能源电动汽车
密度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