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淮北信息港 > 故事

日本军队当年凶残屠杀中国人的民族心理

发布时间:2019-06-11 19:55:54
日本侵略军为何凶残屠杀中国人?
  
  ——与军旅作家、《沧桑旅顺口》作者陈明福对话
  
  日本对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实施所谓“国有化”的举动,严重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严重伤害了中日关系,激起中国人民的强烈愤懑和抗议,也唤起人们对日本侵略军在中国所犯滔天罪行的痛苦回忆:
  
  1894年11月,日本侵略军在攻占旅顺口过程中,杀害清军2000人左右。占领旅顺口后,对手无寸铁的百姓挨户搜杀,1.8万市民惨遭杀戮,全城仅逃出六七百人,旅顺口成了一座空城、死城、血城。
  
  1905-1945年的40年,日本对旅大地区进行殖民统治,仅在旅顺“关东都督府监狱署”(今旅顺日俄监狱),就关押过成千上万中国人,其中多为中国抗日志士与和平居民。1930年日军对27.6万人次实行酷刑。1940年被折磨者达44.3万人次,被迫害致死者也激增。1936年受重刑而亡者150人。1942~1945年8月,被累死、饿死、冻死、打死和绞死者有700多人。
  
  1931-1945年,东北沦陷的14年间,日军残杀群众无数。仅在抚顺平顶山,一次便屠杀了3000多无辜平民。美国记者爱德华·汉特于1932年11月下旬,化装成神父模样,进入“禁止各国侨民前往”的屠杀现场,得出结论:“抚顺三千人之大屠杀,男女老少,无所幸免,乃系确凿事实。”
  
  1935年5月中旬,日军在吉林省吉林市老黑沟(今榆树沟乡)杀人放火达5天,把抓到的人用铁丝穿进锁骨,三五个人一串,然后用刺刀将其挑死,再扔进火海,或用铁丝捆绑居民双手,用木杆将20多人串起来,推入河泡子溺死。全村300户1000多人全部被杀。
  
  1936年5月,日军放火烧毁吉林省通化县的白家堡子,枪杀无辜百姓368人。
  
  1937年4月至11月,日军在哈尔滨一带杀害民众198人。
  
  1937年9月,日军杀害修建孙吴县飞机场劳工250余人。
  
  此外,日军还在抚顺、营口、虎石沟、辽源方家柜等地各杀害万余人。
  
  1895—1945年,日本对台湾进行殖民统治的50年,制造许多杀人惨案。
  
  日本在掠夺中国的数十年中,制造许多杀人惨案。1928年日军在济南肆意奸淫掳掠,造成6123人死亡,1700余人受伤。
  
  1937年12月,日军在南京进行长达6周的大规模烧杀淫掠,制造杀害30万人的特大惨案。日军在中国各地制造了多起屠杀万人以上的惨案,留下了很多万人坑。
  
  ……
  
  据不完全统计,自甲午战争以来,日军在中国制造的惨案,有据可查的达150多起,杀戮中国人达3000多万!这些并不遥远的民族耻辱,成为中国人民心中永远的痛。
  
  我曾去过日本,对日本印象深的是:社会秩序井然,国民谦卑有礼,碰面或分别时频频相向鞠躬。据日本友人介绍,这是日本的传统习惯。笔者疑窦丛生:按这位友人的说法,既然是传统习惯,就是说过去的日本及其国民也是如此。然而,追溯日本军队征战的历史,几乎就是一部罪恶史,每一次征战,总是犯下屠杀、奸淫、抢夺等等极其残忍的罪行。这样一个注重秩序礼仪的国家,为什么一次次发起对中国和朝鲜等邻国的侵略战争?这样一群在国内谦卑有礼的人,为什么到了国外就如此残忍、如此人伦尽丧,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究竟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民族心理?
  
  带着这些疑问,我向自己的昔日恩师、大连舰艇学院专业技术四级(正军级)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陈明福请教。
  
  陈教授今年75岁,出版各种著作30余部、逾千万字,可谓著作等身。他曾走遍甲午战争遗址的每一个山头和海湾,遍览几千万字的历史资料,历经14年,写成80万字惊心动魄的历史纪实巨著《沧桑旅顺口》。书中不仅深刻地揭示了“落后就要挨打”、“懦弱必定受欺”的历史规律,还从理性思考着眼,深入研究了日军多次残杀中国人的文化根源、旅顺口陷落的历史沉思等。该书的背面写着四句话:“明羞知耻,鉴往知来;忆昔知福,励志知责。”这十六个字既体现了此书的社会价值,也寄托了作者的殷切期望。
  
  “关于这一点,多年来有各种研究人士试图解开这个谜团,研究日本民族特征和文化心理的著作也层出不穷。一个饱经苦难的国家,一个理性的民族,一个沉稳的人,遇事就不应受感情支配和情绪化,而是应多一点冷静、清醒和深沉的思考,善于从历史教训中得到有益的启示,来指导自己的正确行动,这才是有力量和成熟的表现,才不会重蹈覆辙。我们应摒弃激愤和成见,以冷静的头脑、平和的心态、理性的思维、辩证的观点,作个客观、全面、公正、合理的分析。”陈明福说。
  
  日本国民表现出“小人秉性”
  
  徐锦庚:一些亲眼目睹日军的欧美记者、外交官员,如美国《世界报》记者詹姆斯。克里曼等人,曾经这样评价:日军“是文明外衣遮掩着的野性放纵地发泄出来”;随着“权力的失控”,便造成了“野性失控”;“日本在内心深处却是一个野蛮民族,同时还是一个让人无法相信的君主政权,尽管它控制着全国的生灵和已经文明化了的那部分人的财富”;“日本是蒙文明皮肤,具野蛮筋骨之怪兽”。尽管用词和句法稍有不同,但表达出的意思是一致的。“文明”与“野蛮”,如此强烈排斥的一对矛盾,为什么会在日本及国民身上如此高度统一?
  
  陈明福:研究一下日本的历史,便能发现,日本维护和延续皇权至上年代久远。当西欧的资本主义国家将国王一个个押上断头台,一顶顶王冠落地之后多少年,日本仍然狂热地崇尚皇权,并将其推至至高无上、主宰一切、神化的顶峰。从19世纪中叶明治维新推翻幕府制急遽进入资本主义之后,仍残存诸多的中世纪黑暗落后的封建意识。这是“脱亚入欧”的日本与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的显著区别。资本主义发育不成熟,封建性、野蛮性却保留颇多,天赋人权、平等、自由、博爱等在日本国内十分陌生,正因为“文明”仅仅是“皮肤”和披上的“外衣”,所以,野兽的筋骨和实质,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对外侵略中表现出来,且暴露得淋漓尽致,毫无遗漏。
  
  一些中国人习惯上把日本称之为“小日本”。这里的“小”不仅指狭小的国土和矮小的人种,而且还包含了非“君子”意义上的“小人”。为此,日本人对这一叫法十分恼火,并视为是相当不友好的表现。
  
  但是,日本有一位相当的学者却对此分析道:日本被邻国视为“小人”使他深感遗憾。不过他认为,“这遗憾的理由恰恰在于中国人的这一看法很难说是个误解。”这也就是说,日本也确实存在着具有“小人国”的一面。这主要表现在日本缺乏理性精神,而自有一套视天皇为至高无上的国民伦理观。这种伦理观的强化和潜意识化,使得这么一种说法在国民意识中得以正当化:为天皇而战,究竟何罪之有?
  
  于是,二次大战中的战犯岸信介,在战后竟然就任了首相;于是,日本天皇也在战争犯罪问题上一直逍遥法外……这位学者认为,这就是“小人秉性”的表现。他说:作为一个日本知识分子,我为大部分日本人对自己的小人秉性无所觉察的现状痛心疾首。而要克服这些弱点的途径是“废除天皇制”。
  
  这位学者就是东京大学名誉教授沟口雄三先生。他是在《“小日本”与21世纪》的文章里,提出了上述的观点。还有比这更坦诚、更直率的吗?还有比这更深刻的揭示和批判的吗?这是摆脱了政治附庸,沉浸于学术理念之中的独立人格的表现。学者要做到这点,并非易事。因为即便是在民主自由的国度,学者拜倒在权势阴影下,成为他人理念的“捉刀”者,并不少见.
  
呼和浩特白癜风哪家好
绥化哪家治牛皮癣医院好
卫辉整形美容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