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淮北信息港 > 健康

古诗词读音究竟怎么定尊重韵味还是尊重标准

发布时间:2019-05-10 15:58:57

【观察】

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中国诗词大会》再次在黄金时段热播。在节目中,日月被光泽的被字被读成了pī,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吉林大学沈文凡教授告知,根据《唐韵》,被,皮彼切,通作披。被,《说文》讲是寝衣也,在唐代的两个读音均属仄音,现代汉语字典不应当作读音的主要参考。沈文凡说。

随着传统文化类节目的兴起,人们对古典诗词的热情与日俱增。那么,我们在现实生活、语文教学中究竟应当怎样对待古诗词的读音争议,才能更好地体会到诗词之美呢?就此,分别采访了几位文字学、音韵学及古典文学学者。

是不是应按古音读古诗词

一骑红尘妃子笑中的骑读q不符合平仄,乌衣巷口夕阳斜中的斜读xi不利于押韵,如果说按普通话朗读有损古诗词的意境,那么,我们是否能按古音朗诵,像古人一样诵读他们的作品呢?

是否能按古音读古诗词,那要看怎样理解古音。沈文凡介绍:汉语自古以来有很多变化,唐宋的语音系统与今天又有许多不同。北京大学教授苏培成认为,按唐宋人的读音来读古诗词,实际上既无必要、也无可能。语言学家经过各种研究,对古音语音系统有个大略的认识,但只能推测大致的读音。今天我们能否按照这些读音来和古人对话?实际上做不到,古音是个语音系统,而拟音在具体读音上与古音还有差别。

语音发展的变化也有规律可循。有些音今天读起来丝毫不影响对古典诗词的理解。如读《静夜思》,用普通话读大家完全能理解,对古诗韵律的美也基本上没有影响。但另外一些诗词的朗读就遭到了古今语音变化的影响。律诗、绝句、词讲究押韵和平仄格式,这两点和语音演化有直接关系,唐宋时平是指平声,仄是指上、去、入三声,今天已没有入声,所以遇到平仄格式时会有改变,对压韵的影响可能较大。苏培成说。

如杜甫《月夜》: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韵脚看按今音读四声,意思能懂,但和安押韵不太和谐。又如杜牧《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斜,查《广韵》和家花都在麻韵,本来是押韵的,如果读作xi,大家很难接受,但读成xi也不是古音,这其实是叶音式的注音。

北京大学教授孙玉文也认为,古音是古代一个共时的语音系统,今天的学者虽然可以根据语音发展规律构拟出古音,但是如果照此读诗,大多数人听不懂,反而丧失了语言基本的交换功能。历代读古诗文,其实也都是按照当时通用的读音来读的。针对主张用方言读古诗的观点,音韵学家唐作藩也早已指出,用山西平遥话读贺知章的《回乡偶书》是和谐了,但是读其他诗就不见得压韵了。实际上,今天并没有一种方言可以将古代诗词的韵脚都读得押韵。基于上述原因,孙玉文认为,诵读古诗词还是应提倡使用普通话读音。

唐诗宋词中所有读音都严格按照古音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沈文凡表示,重要的是让今人在浏览古诗文的时候能够体会到声律之美,领悟作诗在语音方面的规律。

无论古今的字书还是韵书的读音,都是当时知识分子根据汉字的实际读音审定的,无论何时,字音的审定都会以某个特定的语音系统为标准。以洛阳话为标准的《切韵》音系代表的是古代中原的读音,它与以北京话为标准音的现代汉语语音系统差异较大。如果以当代普通话读音来朗诵唐诗宋词,韵律不合的情况会经常产生。因此,古诗词的朗读,应当以合乎汉语语音演变规律的现代语音为标准。西南民族大学教授钟如雄说。

是否要按古音押韵

在广州大学教授吴相洲看来,阅读古诗词使用古音还是普通话需要平衡掌控,遵循两个原则:其一,韵脚部分,如需押韵可以照顾古音读法,声律坏了就不成为诗词。其二,不同音代表不同含义的字应读古音,如一骑的骑(j),代表一人一马,读成q意思就错了。

唐代贺知章的乡音无改鬓毛衰问世后,唐宋几百年间都没有人讨论这首诗的压韵问题,到了明代有学者开始讨论这1问题,认为衰回来不压韵,就建议改成相当于今天cuī的读音。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麦耘介绍,有学者指出这个字本身就不押韵,但这也不确实,因为在唐代衰和回来这两个韵部的字有时也通押,虽然不是主流。

而关于诗词格律问题,苏培成认为,用粤语来念可能和古音稍近些,但这也不是古音,只是旧读。另外,古音变化得太多了,全部体现在字典上也无必要。读诗词要把诗词的意境理解透彻,要知道诗词原来是压韵的,只是由于语音的变化而变得不押韵了,了解这一点本身就是文化传统。随意改变字音迁就朗诵,不是维护传统,而是把传统庸俗化了。麦耘说。

沈文凡认为,今人作诗可以押普通话的韵,但吟诵古诗时,压韵处要变读。关键是要符合诗歌规律。中国保存了许多有文字记载的韵书,这笔宝贵的文化财富一定要继承。

变读是不是应止于吟诵

在何种场合接受变读,也是专家热议的话题。北京语言大学教授陈双新指出:一般大众朗诵古诗词还是应以审定读音为准,由于这是根据语音发展演化规律所知道的有依据的读音。从事《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研制和修订工作的专家会考虑到某个读音在古今历时之间、普通话与方言共时之间的关系和依据,更要考虑到不同读音是否有明确的别义功能,和大众的实际使用状态,绝不是几个专家坐在书斋定则定矣。

更多观点认为,临时变读在一定情况下可以接受。刘禹锡《乌衣巷》、韩翃《寒食》都涉及斜这个字,如果读xi,则失去了韵律美。朗读诗词时临时变音大家都愿意接受,这种情况我觉得应灵活处理,让理论照顾到实际的语言应用。苏培成说。

大学上古汉语课,老师就教我们不要按临时改变来念,但一定要解释清楚原来是压韵的,需要了解古韵,需要知道不同时代语音是不断变化的,不同地区的读音也是不一样的。至于在某些活动中朗读古代诗词,其性质与课堂教学就不完全一样。比如用某一种方言来念,恰好展现了古诗词押韵的特点;但如果按照现代音来读,可以临时改变一下读音,因为朗诵会上让大家体会到的不只是古诗词的意义,还有古诗词的韵味。北京大学教授王洪君表示。

一骑的读法,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而是对与错的问题。沈文凡建议,像一骑这类与意义相干的古音一定要在字典、词典中有所标注。如果图省事,在教学和字典编纂中一刀切,那么以讹传讹,就可能丢掉汉语的丰富内涵。应当在辞书编纂中标注出多种用法和读音,不能让语音承载的功能消失。这并不会增加负担,妨碍规范,而是尊重事实,传承博大精深的文化财富。沈文凡说。

孙玉文也指出:以前《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保存了大量的旧读,这充分证明了推广普通话和适当保留旧读没有太大矛盾。而且适当保留旧读,对于推广普通话是有促进作用的。不过近年,有的辞书编纂者删去了很多旧读。事实上,旧读不仅是读音问题,还涉及对古诗词的理解。他认为,适当保存一些旧读,能帮助读者浏览理解古书。另外,删去一些旧读,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跟古诗文教学活动构成两张皮,必将造成教学和语文规范上的混乱,得不偿失。

葵花护肝片
小葵花
葵花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